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兵记述
老兵忆往事(1)
发表人:陈军   更新日期:2022-03-19   阅读:962   评论:0   字号:加大 / 缩小

    2022年3月10日午后,在成都市创业路邛海宾馆听涛茶楼,老西藏子弟文国林、陈军向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小夏(副馆长)赠送该馆4本书籍(谭戎生《怀念老西藏代表谭冠三》2本、周德贵《中国人民解放军英模辞典》1本、原志愿军60军老战士赵延钵《赵延钵摄影记录集——战争/和平》1本),在座的原成都军区政治部秦德贵处长又介绍、联络他的老上级和老伴接受小夏的采访,为抢救、辑录老西藏军人的记忆,形成口述历史系列纪实篇章,热心提供协助。




    文国林邀请原成都军区司令部王良贵处长、政治部秦德贵处长,陈军邀请四川革命军事馆“专班”2位干事,与在座的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小夏,围坐在一块儿,互相自我介绍,分别讲述两馆征集工作的需求,大家彼此建立联系,相谈甚欢。老兵和小夏还持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签名旗合影留念。




    这是一次有益的茶聊探索。

    两位成都军区机关69年老兵、老机关王良贵和秦德贵受邀讲述他们当年在成都军区机关共同工作时没齿不忘的经历。




    1、亲眼见到当时主持成都军区工作的政委兼四川省委书记的张国华老领导(以下称首长)去世时的场景。王良贵和秦德贵回忆时说:1972年2月20日下午6时许(天色已暗淡下来之际),首长在成都军区5号楼会议室开会,王良贵当时去5号楼给首长送电报,秦德贵是首长警卫员参与现场警卫。王良贵进入到会议室时,见到当时成都军区所有领导、秘书全部在场,首长秘书赶紧向王良贵解释说,首长病了,王良贵看见首长躺在沙发上,成都军区门诊部的医护人员正在抢救已无声无息的首长,现场氛围极度紧张、凝滞,王良贵送去的电报因首长无法批阅而暂交他的秘书签收。当时的历史背景是,九一三事件过去仅仅几个月,国内形势还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 
    王良贵和秦德贵说,首长突然去世,最终经检验查实,结论为:因心肌梗塞所致(专家们联合调查的资料有厚厚的一本,留存在原成都军区档案馆)。在他们的印象中,首长大致是1米72的个头,面容白皙,脸上没见有“高原红”,爱披件呢子大衣,腰板硬朗,仪态沉稳,挺帅气的。他们说,首长不到58岁就走了,太可惜了。首长生命体征消失比最终认定去世的日期要早5、6个小时,在两位老兵看来,首长去世的日期比公布的日期(1972年2月21日)要早1天。首长过早去世,他们认为是与首长过去频繁往返高原西藏和内地,调到内地担任党政军负责人后工作压力陡增,尤其是又处在九一三事件之后,成都军区领导班子还处在调整中,工作压力过度集中于一身有关。他俩都认为,首长早逝是积劳成疾所致。
    首长去世后的那几天,成都军区大院树上挂满了剪的纸花,办公楼前地面也撒了一地纸花,持续多日悲伤气氛笼罩着成都军区大院。首长的骨灰空运到北京,周总理还到机场接机,周总理为张国华同志的早逝深表惋惜!
    2、亲眼所见当时成都军区老首长官兵一致、率先垂范、以身作则的优良作风。
    1970年冬季,成都军区组织三大机关干部参加冬季野营拉练(徒步行军),军区老首长随同机关队伍一道参加野营拉练。老首长们(都是经历过长征的老红军)跟20岁左右的小年轻们走在一起,令人难忘,敬佩。
    1974年夏天,成都双流遭遇冰雹灾害,成都军区司令员秦基伟亲自带领三大机关干部战士救灾,助民劳动,一起下田,王良贵、秦德贵两人和当时的成都军区首长们在一起干农活儿,将被冰雹砸进泥里已经成熟的水稻用工具刮出来装筐,再用水淘洗干净。秦基伟司令员负责用工具刮,王诚汉、王东保、茹夫一副司令员等老首长负责淘洗。茹夫一副司令员肚子比较大,弯腰站在小水沟里,一连好几个小时淘洗泥拧的水稻,十分吃力和辛苦。老首长们冒着酷热连续干了好几个小时,此情此景,至今令两位老机关感慨不已。

    3、中越自卫反击战时,成都军区两个野战军分别在广西和云南担任主要作战任务。当时首长们最急于看到的是每日战报,机要部门分秒必争译电,争分夺秒送阅,首长们日以继夜在作战指挥室守候,遇有紧急战况、危险战情,首长们也会高声骂娘,作战指挥室里充盈着高度紧张、战则必胜的强烈气氛。


    与老兵相聚,会听到许多不见经传的奇闻、轶事,余不赘述。

    有此一聚,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军种和军龄,不同的军地单位,也不论是否相识,自然而然地围合相识,此番茶聊,能增广见闻,给人获得感,欢愉感。彼此的交流、相识,也并不存在障碍。

    看来,与老兵茶聊,以后还应继续。





发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