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共同关注
中篇小说 《第二名潜伏者》(七) 京宁著
更新日期:
2020-05-30
阅读:
211
评论:
0
字号:加大 / 缩小



中篇小说《第二名潜伏者》(七) 京宁 著

 

 齐平工作繁忙,全县有大量工作需要他这个一把手亲自去抓,繁忙的工作拖延着齐平的婚姻大事,他的婚姻问题显现出来了……

于萍的工作稳定下来后,齐平就把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当成了重点,齐平担心长期这么拖着会不会出什么变数,齐平想尽快与万红完婚,只有这样他才能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

齐平决定与万红再深谈一次,把话通通说开,了解一下万红为什么不同意领结婚证的真正原因,他们俩人之间到底还有什么问题,最后再看看万红的态度!

这个周末傍晚,齐平约万红到沙河边散步,齐平对万红说:“于萍的问题解决了,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事了吧?”万红听后既不肯定又不否定,她没有出声,俩人继续向前走着。走到河边后,齐平进一步问:“万红,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领结婚证?”万红仍未出声,她停下脚步背着双手倚靠在河边一块巨石上。

齐平弯腰捡起几个小瓦片向河中甩去,小瓦片在河水中打出一串串水花。扔完手中的小瓦片后,齐平蹲在河边洗手,万红看着齐平后背说:“你慌啥,我们岁数并不大,我己同意你了,难道还怕我跑了?”齐平起身甩甩手走到万红面前说:“那可不好说,我不明白你还在等什么?你我的岁数还不大吗?”

万红掏出自己的手绢递给齐平,齐平擦完手后顺势将手绢揣进自己裤兜,他这个动作就像是揣自己的手绢一样。万红急忙伸出右手说:“那是我……”齐平:“没收了。”万红一撇嘴也没再要。

齐平双手撑着巨石对万红说:“好、好,听你的,那你总要说个原因吧?”万红:“你想过没有?我们现在结婚的话不是在刺激于萍吗?我觉得这样不妥,我们不能只考虑自己,我们还要考虑于萍的感受。”齐平听后默认了……

万红:“我知道你有办法,你看着办,反正我的婚礼要与于萍一起办!”齐平:“好吧,我知道了,我尽快给于萍物色一个对象。”齐平说完后忍不住嘴唇朝前凑,万红急忙用手阻挡:“有人哈,注意影响!”齐平:“没事,小邓是背对着我们的。”万红则头一看,那名跟随的警卫员小邓果然是背对着他们!万红回头惊问:“你没看怎么知道他背对着我们?”齐平眨眨眼说:“我脑后长眼!”万红脸颊发烫,她闭上了眼睛:“那……”齐平看着满脸通红的万红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万红是第一次被男人亲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万红回过神后急忙扭过头,她拍着齐平的手臂连声说:“有人看见,有人……”齐平收回了自己的双手,万红理了理头发说:“我们回去吧?”齐平想把两人的关系定下来,他对万红说:“我们把恋爱关系定下来吧?”万红羞涩地点点头转身回去了,齐平第一次看到显出女人味的万红,他急步跟了上去……

回程途中,警卫员小邓知趣的走在前面,齐平牵着万红的手走了一会儿后,他的手被万红甩开了,万红红着脸对齐平说:“这样影响不好,我俩分开走,我先回去了。”齐平:“唉……我们一起工作的时间不多了,你还不抓紧时间?”万红怔了一下忙问:“什么意思?我没听懂。”齐平:“你想过没有,一旦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组织上可能会把我俩调开,我们在一起的机会就不多了,人生就这么一次恋爱……”万红:“这个我知道,我会给你一个甜蜜的恋爱时光。”齐平:“那你就要抓紧噻!”万红:“放心吧,我会成为你的妻子,我想组织上也不会立即将恋爱中的我们调开吧。”齐平:“这就好,这就好。”万红这句话让齐平放心了。

万红看了一眼齐平又说:“别高兴太早,你想早点结婚就先把于萍的个人问题解决好!我还是那句话,我们的婚礼要与于萍一起办!其他就是你的事了,我不管!”万红说完扭头走了……齐平望着万红的背影小声嘀咕:“真是个死心眼!”随后他与小邓跟在万红身后慢慢地走了回去。

齐平的话虽是这么说,但他还是认为万红说得有理,看来自己要加快步伐了。

第二天下午,齐平走进万红办公室,他说完工作后万红起身准备出去,齐平:“你先别走,我有话说。”万红重新坐下后问:“还有啥事?”齐平思索一阵后冒出一句:“我想了很久,钱兵虽然是你‘三叔’,但他只比你大七岁……”齐平没头没脑的话把万红搞糊涂了,万红问齐平:“你什么意思,到底想说啥?直接说好不好?”

齐平起身去关上办公室的门,他回过身对万红说:“你还不明白?”万红瞪了齐平一眼说:“你就是这个毛病,什么话都不说明,让别人去猜,你直接说明要死人呀?”齐平神秘希希地说:“我问你,你的老领导为什么一直未婚?”万红想了想说:“钱兵长期搞地下工作,也许是倪叔一家的教训给他的印象太深,也许是他不想连累家人,还也许是……”

齐平打断道:“这些都有可能,因各种原因钱兵现在仍是单身,我们把于萍介绍给他如何?”齐平的想法出乎万红的意料,万红有些意外:“这样行吗?”她愣在凳子上了……

齐平曾向于萍保证过,一定要给她介绍一个不在他之下的男人,如果于萍今后跟着钱兵的话,她会生活得很好,这样齐平和万红也安心了……”

齐平有点得意地说:“怎么样?意外吧?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关心一下钱领导?”万红点点头:“话是这么说,但钱兵会同意吗?于萍会同意吗?”齐平:“我看得出来,钱兵对于萍印象还好,估计他们俩人都不会反对这门亲事。”万红:“钱兵和于萍都是大学生,如果能成那就太好了。”齐平:“是啊……”万红想了想又说:“不过于萍刚跨进大学门就……”齐平嘿嘿一笑说:“在我看来,跨进大学门就是大学生,再说钱领导清楚得很!”

万红:“于萍这边应该没有问题,钱兵那边还不好说。”齐平:这样,我们分别去做工作,我去做钱兵的工作!你去做于萍的工作。万红:“好吧,就这样办。”齐平:“等等,我先去找钱兵谈,如他同意的话你再去找于萍谈,以免尴尬,你看怎样?”

万红想了想说:“也不知道行不行,但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去试一试!齐平:“我先去问问钱兵,他很清楚于萍的情况,行不行再说!”万红:“于萍是地下党外围组织成员,她已经通过了政审,现又是政府工作人员,我想政治上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如果他俩能成我们就放心了,我也兑现了对于萍的诺言。”齐平:“那好,我先去试一试吧……”万红:“既然有了目标就要抓紧,就这么定了!

一周后,齐平到平青市政府送材料,他到达时已过了下班时间,齐平将材料交给值班室后,他一人走进了市政府宿舍区。齐平一踏进市府宿舍区大门就看见钱兵正在自来水龙头前洗衣服,齐平站在钱兵身后举手敬礼:“报告钱领导,齐平前来报到!”钱兵回头见是齐平,他忙放下手中的衣服招呼齐平:“快过来,我们的小齐还是军人作风哈……”钱兵拧开水龙头冲去手上的肥皂泡沫,他领着齐平进了自己家门。

钱兵进屋后用毛巾擦着手对齐平努努嘴说:“自己泡茶。”齐平多次来过钱兵家,他熟练地拿起桌上的茶叶筒打开盖子,用手指夹出少许茶叶放入两个盖碗茶杯中,齐平将泡好的盖碗茶递给钱兵,他自己则端着另一杯盖碗坐了下来。

钱兵吹了吹茶碗中的茶叶问:“今天来市上办事?有什么情况?”齐平笑着摇摇头答:“没什么情况,一是送材料,二就是来看看老领导。”钱兵轻松了一些,他放下茶碗说:“好,那你随便说说吧……”

齐平向钱兵简要汇报了泉口县近期的工作,齐平特意提到于萍,钱兵问起了于萍的工作。齐平说:“于萍主持的统计员速成班已初见成效,如长期办下去的话会为我县培训出不少统计人员。”齐平的汇报好像在钱兵意料之中。钱兵:“看来于萍还是很有能力的,她确实是个人才,你们要继续发挥她的长处,今后市上可能要组织人员到你县参加统计员培训,你们和于萍要有思想准备!”

齐兵立即答道:“是!以于萍的能力,相信她可以为我们培训出更多的统计人员。”钱兵点着头说:“这就好。”齐平:“我还想给于萍加任务,让她再兼任扫盲班教员。”钱兵:“很好!”

齐平起身提起热水瓶为钱兵续水,他续完水放下热水瓶说:“钱领导,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钱兵笑笑:“你说、你说,当兵出身的人怎么也学会吞吞吐吐了?”

齐平坐下后看着钱兵说:“你是我的领导,如果我说得不对请批评。”钱兵有些意外:“我的天吶!我们的小齐今天是怎么了,吞吞吐吐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种表现,你就说吧!说错了我又不会怪你!”

齐平“钱领导,你一直单身,还是一个人生活。你看看,你这一级的干部还自己洗衣服,是不是该考虑个人问题了?你身边也应该有个女人来照顾你,不然会影响你的工作!”钱兵默默地听着……齐平见状一口气将话说完:“领导也是人,你也应该有个家了,我觉得于萍不错,她比较适合你,你觉得呢?如果你没意见,其他事交给我去办!

齐平说完后注视着钱兵,他在等待钱兵回答!钱兵没有开腔,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钱兵仍旧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齐平从钱兵的表情中没有得到答案。

好一会后,钱兵站起来走到门口,他轻轻关上门走到窗户前,钱兵背着手看着窗外轻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好心……”齐平站起来走到钱兵身后问:“钱领导,如你同意我就去……”钱兵摆摆手面无表情又走到沙发前坐下,看来钱兵还在考虑什么……

齐平跟着坐下来追问:“钱领导,你看行吗?”钱兵没接齐平的话而是答非所问:“我可能要调北京工作!”

齐平一听惊得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哎呀,我的大领导,你怎么不早说,这可是大好事,恭喜领导!”钱兵用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小声点,这件事还没有正式宣布,计划没有变化快,要拿到调令才算事。”齐平可不管这些,他笑容满面脸地接着说:“钱书记肯定又升了一级,到北京工作后可别忘了我们哟……”钱兵微微一笑,他拿起盖碗茶抿了一口说:“是平调还是升一级还不确定,但不管怎样,我与你和万红的战斗友情是不会忘记的!”齐平小声问:“北京什么部门?”钱兵笑笑算是回答,齐平见状不便再问,他又提起热水瓶为钱兵添水,齐平:“钱书记,什么时间动身?”钱兵:“不是说过了吗,还没拿到调令。”齐平:“到时一定要提前通我们哈,我们一要来为老领导送行!

钱兵对齐平说:“坐下,坐下。”齐平坐下后,钱兵:“说句不该说得话,如果允许带人的话,我还想带上你和万红……”钱兵说到这里停住了,是啊,谁不想有一两个熟悉干练的下级呢?齐平:“我们巴不得……”钱兵:“现在肯定不行,还是要听组织的,泉口县的工作还离不开你们,今后有机会再说吧……”

齐平起身告别:“钱书记,我就不打挠你了,我还得赶最后一趟班车回泉口。”钱兵:“好吧,我送你。”他们走到门口后,钱兵对齐平说:“关于我调动的事先不要对任何人说。”齐平:“我知道。”

齐平回到泉口后已是傍晚,他办公室门口还有一堆人排着队等他,当齐平与最后一个人谈完已很晚了,齐平想今晚见万红是不行了……

第二天,万红刚进办公室齐平就跟了进来,齐平将钱兵调中央工作的消息告诉了万红。万红听后也是一惊:“真的吗?具体哪个部门?是平调还是升一级?”齐平:“钱兵不说,我也不好再问。”万红:“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大好事,可喜可贺……”齐平:“经常调动的领导干部一般都会被重用,钱兵有这个水平。”

万红想了想突然问:“钱兵会不会让你跟他去北京工作?他这一级领导干部不知政策能否允许?”齐平:“钱兵说过这话,但现在不是时候。还有,如调动我就会牵涉到你,钱兵不会拆散我们的,除非两人一起动,但这又是不可能的。”

万红:以后有机会进京的话,我们可以去看看老领导……””齐平:“这是当然。”

齐平看看办公桌上的小闹钟说:“门口还有人等你谈工作,就说到这里吧,晚上我去你宿舍再详谈?”万红:“好吧,我工作了。”齐平起身走出了万红办公室。

齐平回到自己办公室对秘书小郑说:“如果没什么急事,不要让人进我办公室。”小郑回答:“知道了,齐书记。”

齐平坐在办公桌旁的竹椅上思索着……齐平知道:钱兵与于萍肯定是不行了,而万红的要求是与于萍的婚礼一起进行,现在怎么办?看来只有重新为于萍物色对象了,齐平的脑子在努力搜索着……齐平突然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战友纪兴!

纪兴是山东济南人,比齐平大两岁,纪兴高中毕业后瞒着家人偷跑出来参军,因他有高中文化,当兵五年后调入兵团敌工部一科,纪兴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是齐平的下级,齐平到一四一库执行潜伏任务时,由纪兴代理科长职务。

解放后的江川省需要大量干部,纪兴以副团职级别转业到地方工作,从此他与齐平失去联系……齐平只知道纪兴在省级部门工作,但具体是什么部门不清楚,更不知道他现在是已婚还是未婚。

这几天齐平都在打电话了解纪兴的下落。七、八个电话打出去后,齐平打听到了纪兴的一些零星情况。纪兴确是转业到地方工作了,他是革命军人出身,本人又是高中文化,这几年下来,纪兴提得很快,他现在已是江川省商委代理副主任!

齐平的电话打到省商委,他终于找到了纪兴,齐平在电话中对纪兴说:“纪副主任,你好,我是齐平。”纪兴一听是齐平有些意外:“唉呀,是老领导啊,我听出来了,下地方后我们还没见过面呢……”齐平:“是啊,我们下地方后各忙各的,现在基本稳定下来了,是不是也应该经常走动走动好好聊聊?”纪兴深有感触:“是呀、是呀,我也想啊,我们战友间也该聚聚了……”齐平:“哪天你我都有空了,咱俩聚聚喝点小酒怎么样?”纪兴“好呀,我带瓶好酒。”齐平哈哈一笑:“这是肯定的啦,你是近水楼台嘛……”

纪兴:“老领导,下地方这几年过得怎样?安家了吗?”齐平没料到纪兴会先提个人问题,而这个话题正是他需要的,齐平顺势答到:“还没有安家,目前正谈着一个。”纪兴:“哦,这就好,那你们……”齐平不等纪兴继续问下去,他马上反问道:“你呢?下地方这么久了,结婚了吧?纪兴:“没有,没有,不瞒你说,组织上给我介绍过两个都没成,我现在仍是单身……”齐平嘿嘿一笑:“我知道你条件高……”纪兴急忙打断:“唉……要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女人哪有这么容易啊……”齐平:“好了,现在是上班时间,电话上不好多说,等你我有空了再好好聊聊,喝点小酒,不醉不休如何?”纪兴哈哈一笑:“要得,提前通知我就行。” 

纪兴的事落实了,齐平也轻松了一些,现在就要看纪兴和于萍有没有缘分了。齐平放下电话转念一想,纪兴和于萍能成吗?如果他们成不了怎么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又把我和万红的婚事耽误了?齐平想与万红再商量一下,是不是可以先将自己的婚事办了,齐平怕再拖下去会不会拖出什么变故……

当天晚上,齐平敲开了万红的宿舍门,他站在门口问:“可以进来吗?”万红脸一红:“干嘛?这样影响不好吧……”齐平站在门口笑着说:“谁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要紧张,我只是想先熟悉一下婚后的环境。”万红的脸更红了,她点点头说:“进来吧……”齐平又一次看到了显出女人味的万红。齐平进屋后坐在木凳子上问:“于萍还在夜校讲课?”万红点点头:“嗯……”随后她羞涩地坐在自己的床沿边上。

齐平看了看万红说:“你的老领导钱兵要调北京工作了,看来他和于萍肯定是不行了……”万红还有点不死心:“但是钱领导也没明确拒绝呀……”齐平:“做领导的不会那么直白表答,他虽然没有明说……”齐平说到这里停下来问:“万红啊,你都当县长了还不懂这个?”万红:“唉……我只是可惜,多好的一对呀……如钱兵不调北京他可能会同意。”万红哪里是不懂,她只是有点惋惜罢了……

齐平:“于萍的事目前只能这样了,你看能不能这样,先把于萍这事放一下,我俩先把婚事办了再说,我们都这个岁数了,不能再拖了,你看我俩什么时候去领证?我们没时间再等了,你说呢?”万红坐在那里沉默着没开腔。过了好一会儿,万红说:“我说过了,于萍不结婚我也不结婚,不然对她刺激太大。”齐平:“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就这样一直等下去吧?万一我随钱兵去了北京,我们不是又要分开?”万红:“那你就抓紧时间帮于萍找嘛……”齐平笑着说:“就算我现在马上给于萍介绍一个对象,但他们能不能谈成还难说,如谈不成的话不是又把我们耽误了?”万红:“这……”齐平看着万红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先把结婚证领了,我肯定还会继续为于萍找对象,你看如何?”万红闭上眼睛想着什么,齐平问:“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

万红双手托着脸仍未开口回答,齐平看了看万红又继续说:“我知道,你不愿意在于萍前结婚,怕刺激她,你的愿望是与于萍一起办婚礼,可是我们结婚后一样可以为于萍介绍对象、一样可以照顾她呀……”万红放下双手,她看着齐平轻声说道:“你我都清楚,于萍是为你留下的,她现在无依无靠,许多人又不知道她曾经是地下党外围组织的成员,我们可要对她负责!”齐平有尴尬地的说:“你说得都对,但我们……”万红:“你想早点结婚,那你就抓紧点,反正我的婚礼要与于萍一起办!”

齐平站起来走到万红面前说:“我考虑再等下去会不会出现的什么变数,你想过没有,就算于萍她现在已有对象,如果他们谈不成又怎么办?难道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有许多事要做到两全齐美是很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你懂吗?我的万红同志!”

万红:“虽说我是平青出身的当地人,但我认识的人中没有人能配上于萍!她一定要找一个革命干部!你不帮她谁帮她?今后我们两人都分别注意一下,看有没有合适于萍的男人,这要当成一项任务来完成!”齐平望着天花板轻叹一气:“唉……怎么就给你说不通呢?”万红走过来抓住齐平的手边摇边说:“这是我们原来说好的事嘛,反正于萍的问题不解决我也不结婚,你看着办!”话说到这里,齐平知道说不通了……”

齐平重新坐下,他看着万红期待的眼神摇摇头说:“唉……碰上你这个死脑筋真没办法!好吧,告诉你,于萍的对象有眉目了。”万红一惊:“真的吗?”齐平:“当然是真的,这阵子我正为这事忙乎呢……”万红:“有目标了?刚才为什么不说,我不信!”齐平:“真有一个!我已经与他联系上了,就是还未说破。”万红忙问:“那人是谁?我认识吗?”齐平:“你不认识。”万红:“一定要是革命干部哈,于萍的眼光你是知道的……”齐平得意地一笑:“那是当然。”

万红迫不及待问:“快说说他的情况!”“齐平:“这个人叫纪兴,山东济南人,高中文化,是个城市兵,个头比我还高,他也是我战友,我们曾在部队一起工作过,我下地方后便没有他的消息了,只是听说纪兴转业了。”万红:“纪兴现在如何,在哪里工作?”齐平:“这一阵子不是都在打听他的消息吗?今天终于打通了纪兴的电话,没想到啊,他现在已是省商委代理副主任,职务比我还高一级,原来的下级变成了上级!”万红:“你觉得他和于萍能行吗?”齐平:“纪兴是南下干部又有文化,于萍如能与纪兴谈成的话,那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们也就彻底放心了,现在我担心的不是于萍而是纪兴的态度!”

万红想了想问:“纪兴下地方这么多年了,他这么好的条件还没有女朋友?”齐平:“他眼光高,虽然见过几个但都没成,还说要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女人不容易!”万红严肃地说:“如能联系上他我要先看看,纪兴得先过我这一关才行!”齐平笑着说:“你说话就不能温柔点?你这种口气哪像是一个妻子在对丈夫说话?”万红一愣:“你以为我只会……”齐平看着万红直笑,万红突然冒出一句:“我温柔起来吓死你!”

齐平做个暂停手势:“好、好,说正事。”万红捋一捋头发说:“你继续说……”齐平:“我与纪兴已说好,有空一起吃个饭,到时你一起去,他也想见见你这个未来的弟媳呢……”万红:“说定了?这就好。”齐平做个鬼脸说:“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万红起身走到齐平面前,她右手轻握着齐平的左手柔声说:“你真好,谢谢你……”万红显现出了她温柔的一面,她瞟了一眼齐平又说:“我知道你喜欢有一个温柔的妻子,我保证你会看到的……”齐平一愣:“哎……你先别、你突然温柔起来我还有点不适应呢,恢复常态吧……”

宿舍里的电灯闪了三下,齐平起身说道:“好了,电灯眨眼了,十分钟后停电,你休息吧,我走了。”万红吩咐道:“你要尽快联系纪兴,把饭局时间定下来,他这么好的条件,我怕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齐平:“保证两天之内定下饭局时间!”万红:“那就好。”齐平走到门口回身又做个鬼脸说;“其实不用你说,我肯定抓紧办,这事还关系到我的切身利益呢,你说是吧?”万红红着脸推着齐平说:“知道就好,快走、快走……”

齐平很快联系上了纪兴,俩人约好周未下午在省商委纪兴办公室见面,考虑到是第一次见面,万红去不方便,齐平决定这次他一人前去,万红同意了。

周末下午,齐平来到纪兴办公室,两个老战友分别多年后重新见面了……滿面笑容的纪兴拥抱着齐平,他紧紧握住齐平的手说:“哎呀,我的齐科长,想不到我俩竟在一座城市里……”齐平感慨:“是啊……是啊……”两人松开手后,齐平后退两步,他上下打量着纪兴。纪兴:“怎么?我变老了?”齐平给了纪兴一拳:“终于找到你了,真不容易。”纪兴:“老领导,快坐、快坐。”

两人坐下后,纪兴问齐平:“齐科长,下地方这几年过得怎样?”齐平:“还好……”纪兴:“你目前的对象如何?”齐平:“正谈着呢……”齐平向纪兴详细讲叙了自己和万红的发展经历。纪兴问:“既然你们已发展到这种程度了,而且定下了关系,为什么还不结婚,你们还在等什么?”齐平顿了一下说:“是啊,一言难进!”纪兴见齐平有难言之隐,他没有再追问下去。 

齐平问纪兴:“你的个人问题如何?你在电话中说还是单身?我还真有点不信!”纪兴:“是真的,我还不如你呢,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齐平心中暗喜,但他嘴上却说:“不会吧,你这么好的条件难道……”纪兴看看手表说:“这样,下班时间到了,今天是周未,我们出去喝两盅怎样?”齐平:“好啊,你可得把藏的好酒拿出来哈……”纪兴神秘一笑:“没问题,我负责,包你满意!”纪兴说罢起身走到书柜前,他从书后拿出一瓶泸州老窖对齐平说:“怎么样?够档次吧?”

齐平眼睛一亮,他只知道纪兴肯定藏有好酒,但他没想到“诈”出来的竟是泸州老窖!齐平两手一张动作夸张地说:“哇!我的天啊,我从没喝过泸州老窖呢,这么稀缺的好酒你也能搞到!真是近水楼台先……”纪兴用食指对着嘴唇说:“小声点,这瓶酒我托关系花了好几万(旧币)买的,一直舍不得喝!”纪兴说罢用报纸将酒瓶包好说:“走,我知道一家很棒的苍蝇馆子……”齐平跟着纪兴走出了省商委大门。

纪兴带着齐平走进了君平街那家小馆子,纪兴坐下后点了一碟花生米和一个拼盘卤菜。纪兴打开泸州老窖为齐平斟酒,他边斟酒边说:“老领导,别说你没喝过泸州老窖,就是我这个省商委代理副主住今天也是第一次喝呢……”纪兴举着酒杯说:“老领导,我们下地方后能再次相逢不容易,今后还请老领导多多帮助,来,碰一个,干杯……”齐平举着酒杯说:“你现在可是省商委副主任,应多帮助我才对哈……”纪兴纠正道:“代理副主任。”齐平一笑:“那个‘代’字早晚会去掉!”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

齐平:“真是好酒啊……喝这种好酒要慢慢抿,慢慢品味……”纪兴:“你对高档酒还有研究?”齐平:“解放前我执行潜伏任务时常常能喝到不少高档酒。”纪兴:“对、对,你原来说过这事。”

齐平与纪兴边吃边谈,齐平举杯轻轻抿了一口说:“这么好的酒要慢慢品味才对得起它……”纪兴抿了一口问:“你是泉口县委书记,我想去看看你们那里的水利工程行吗?”齐平:“这还用问?当然可以,我们热烈欢迎,到时我亲自陪你去,再为你找一个专家讲解!我们战友之间应该经常走动才是!”纪兴很有感触地答道:“是啊、是啊……”齐平举杯:“我经常到市内办事,今后多联系就是,我敬你一杯。”

几杯酒下肚后,青椒肉丝上来了,齐平为纪兴夹菜:“老纪,我有点好奇,你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个人问题还没有解决?莫非还有其他什么问题?”纪兴摇摇头说:“不瞞你说,这几年下来倒也见过几个,可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结果一个都没谈成!”纪兴说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齐平放下筷子说“我知道你,有点文化,眼光又高,你们这些城市兵就是有点敖气!”纪兴透出一丝苦笑说:“也不全是,我就是想找一个有点文化的漂亮女人做妻子不对吗?”齐平:“这个我理解,这是人之常情,谁不想找一个年轻漂亮有文化的女人做妻子?但是你也别太……”齐平没说完,他收住了后面的话。纪兴抿了口酒,他放下酒杯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给你说实话,去年底我还是处长时谈过一个,那个女人各方面都不错,不但年轻漂亮而且还是个大学生,我觉得很好,我想和她发展下去,但仅仅与她相处了一个月后,她突然提出分手,直到现在我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齐平看得出来,纪兴还留念着那个女大学生……齐平望着纪兴遗憾地表情安慰道:“我理解、我理解,过去的人就不要再想了,重新开始吧,你肯定会找到比她好的女人!

纪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我知道你在安慰我,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两人碰杯后又是一杯酒下肚……

齐平:“我今天来除与你叙旧外,还是专门来给你介绍对象的!”纪兴颇感意外:“真的吗?”齐平:“当然是真的!”纪兴来了兴趣:“老领导介绍的人肯定没错,她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齐平:“她叫于萍,我觉得这个女人适合你!”纪兴:“是吗?她是什么情况?”齐平:“于萍现在是泉口县政府秘书,她不但年轻漂亮,而且还是大学文化,于萍是我未婚妻万红的好朋友,我们很了解她。”纪兴:“你能看上的人肯定没错,再详细说说她的情况。”

齐平向纪兴讲叙了于萍全部情况,他着重讲了解放前于萍是我党外围组织成员!她曾救过自己的命!齐平最后特意向纪兴说明:“因许多人不了解于萍过去的秘密身份,她现在孤身一人……如果于萍跟了你的话,我们就彻底放心了……”纪兴:“只要政治上可靠就行!”齐平:“这个没问题,于萍早就通过了市政府的审查,她手上有市政府开出的证明!我太了解于萍了,这个我可以保证!

纪兴搓着手自言自语:“看来我的个人问题还是要靠老领导来解决!”纪兴抬起头问:“你今天来莫非也是为了这事?”齐平:“是!现在就看你安排时间与于萍见见面?”纪兴快人快语“我这边当然是越快越好!”齐平又问:“那我回去安排了?”纪兴举起酒杯说:“乐见其成!来,碰一个!”齐平眨眨眼睛说:“如果你们能成,你可得好好谢我……”纪兴笑着答:“那是必须的,我们两家人关系会很好!我敬老领导一杯。”

齐平:“如果你们进展顺利的话,我们俩家的婚礼一起办如何!”纪兴大喜:“好呀,一言为定!”

齐平和纪兴喝高兴了,俩个人你一杯我一杯都喝醉了。齐平“老纪,不能再喝了,明天我还得赶回泉口县。”纪兴:“明天不是星期天吗?”齐平:“我们那里不比你们市内,明天是泉口县赶大集的日子,十里八乡的乡亲都会来县城大聚会,少说也有好几万人,如果我不在的话怕出什么事,心里总是不踏实。”纪兴:“好,今天就到这吧……”齐平:“你得给我找个住处。”纪兴:“没问题,就住我们省商委招待所。”齐平:“把酒收好,过阵子我们继续喝!”纪兴收好酒结了账,两个人摇晃着走回省商委,齐平住进了省商委招待所,纪兴回到了自己的单身宿舍。

第二天一早,齐平到纪兴宿舍告别,他见纪兴仍在睡觉不忍叫醒,好不容易有一个周日睡懒觉,让他继续睡吧,齐平给他留下一张纸条后匆匆赶回泉口县去了。

齐平回泉口后向万红详细介绍了纪兴,万红当晚就向于萍说了纪兴的情况,于萍听后没说话,看样子她还有点犹豫,万红见状忙说:“纪兴条件不错,军转干部,省商委副主任,齐平已帮你看过了,身高外貌都没问题,你还犹豫什么?”于萍:“嗯”了一声,万红:不就是见个面见嘛,成不成见了面再说行不行?于萍轻声说了一句:“只有跟着你们我才有安全感!”万红急忙说:“哎哟,我的傻妹子,怎么会,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可能一辈子单着吧?你总要成个家才行吧?”于萍表情复杂,她含泪水对万红说:“你和齐平是不是想把我甩出去?”万红又气又好笑,她打了一下于萍说:“这话说的……这是好事懂不懂?如果你和纪兴能成的话,谁敢再碰你!他可保你这辈子无忧!

万红见于萍仍有迟疑,她双手握着于萍手诚恳地说“你还不了解我和齐平?我们的性格你最清楚,我们虽不是亲姐妹但胜似亲姐妹,今后不管你走到哪里,我和齐平都是你的亲人!如有什么难处我们肯定会出手相助的!

于萍终于点头:“好吧,既然齐平见过了,那就应该没啥问题,见就见吧……”于萍同意与纪兴见面了。

齐平今天刚走进办公室万红就跟了进来,万红将于萍同意与纪兴见面的事告诉齐平,齐平点头连声道:“这就好,这就好……”万红急着说:“还愣着干嘛?快给纪兴打电话呀……”齐平:“我想把见面的地点定在纪兴办公室,到时我们带于萍一起去。”万红:“见面地点合适吗?”齐平:“我县有个项目需要省商委支持,我想以谈项目的工作方式见面会显得自然一些。”万红想了想说:“这样好,两全齐美,既发展我县经济,又为纪副主任解决个人问题,即使他们见面觉得不合适也不显尴尬,还是你考虑周到。”

齐平当着万红的面给纪兴打电话,此时纪兴办公室坐了一屋子人,他们都在叽叽喳喳地说着各自的业务。齐平:“纪副主任,我们准备近日来趟省商委谈项目,你能安排出时间吗?”纪兴拿着电话对齐平说:“好啊,欢迎老领导前来洽谈,不过这两天我太忙了,周三下午怎么样?”齐平:“要的,时间说定了哈……”纪兴:“是什么项目?就你一人?”齐平:“主要是农副产品销售的合作事宜。我们一共三人,除我之外,还有万县长和于秘书。”

纪兴当然懂得齐平的意思,他对齐平说:“好的,我知道了。”纪兴放下了电话。

齐平放下电话后,万红急问:“怎么样?约好了?”齐平:“定了,周三下午,到时我们带于萍去。”万红:“好,我让于萍准备好谈判项目的资料。”

周三下午,齐平三人在省商委大门口集合,他们一起走进了纪兴的办公室。纪兴下午一上班就通知秘书小庄:“今下午我要与泉口县齐书记和万县长谈项目,非特殊情况,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秘书:“纪副主任,我知道了。”

齐平三人走进办公室后,纪兴起身迎接,齐平指着万红介绍:“这是泉口县长万红。”纪兴与万红握手后,齐平又指着于萍介绍:“这是县政府秘书于萍。”纪兴和于萍心知肚明,他们俩人的握手显得有点不自然……

纪兴招呼齐平三人坐下后准备沏茶,齐平拦住他说:“纪副主任,坐下,你别动。”齐平侧头对于萍说:“把我县生产的茶叶拿出来让纪副主任品尝品尝。”于萍立即起身从自己包中拿出茶叶,她看了一眼纪兴,纪兴马上说:“桌上的杯子是干净的。”于萍动作麻利,她从茶盘中取出四只杯子,将手中的茶叶依次放入四只杯子中,于萍将沏好的第一杯茶递给纪兴。

纪兴虽与齐平说笑着谈“天气”,但他的余光却一直瞟着于萍,纪兴见于萍递茶过来急忙起身接过:“谢谢,谢谢。”齐平与万红对视一笑,看来纪兴对于萍的印象不错,这事有门。

办公室内茶香四溢,四人重新坐好开始谈工作,纪兴端起茶杯嗅了嗅,齐平:“纪副主任,我们那里有许多地方只适合种茶叶,目前是手工做坊个体单干,产量很少,如果大面积种植的话又没有销路,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请省商委帮忙,你看这事……”

纪兴端着茶杯抿了一小口,他边品茶边点头说:“味道不错,确实不错。”齐平笑了,“怎么样,帮我们推扩推广?”纪兴问:“你们今天带来多少茶叶?”于萍打开皮包,她将剩余的几小袋茶叶都拿出来放在桌上。纪兴放下茶杯说:“我将这几小袋茶叶送给同事让他们尝尝,你们县的茶叶销售问题我一定想办法帮助解决!”万红高兴地说:“那我就代表泉口县政府感谢纪副主任!”纪兴呷了一口茶又说:“没想到我们泉口县会产出这么好的茶叶!”齐平:“马上就到茶叶收获的季节了,我们回去后再号召农民大面积种植茶树如何?”纪兴放下茶杯说:“完全可以。”万红有些不放心问:“到时销路不好卖不出去农民就惨了……”于萍停下笔录看着纪兴,纪兴脖子一硬语气坚定地回答:“可以大面积种植,如卖不出去你们找我算账!”齐平满面笑容:“这可太好了。”

纪兴看了一眼于萍说:“我接到你们电话后就在琢磨,如果可能的话,我不但要将你们的茶叶推销到省外,我还想捣鼓着出口呢……我们的胃口很大,到时只怕你们产量太少,我担心你们满足不了省商委的需求!”

纪兴一席话把齐平眼睛都说大了,齐平和万红没想到他们的省商委之行有这么好的结果,看来泉口县的经济要起飞了!

于萍放下手中的笔记本,她起身提起茶瓶为纪兴续水,续完水后于萍偷看了纪兴一眼,她没想到纪兴正看着自己微笑,于萍的手微微一抖,她的脸红了……

齐平和万红将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他们心中暗喜。齐平说:“纪副主任,我知道你很忙,外面还有人等着呢,今天就到这里吧?”纪兴:“好吧,具体细节我们下来再谈。”纪兴起身与三人一一握手告别,当纪兴与于萍握手时,于萍的脸更红了……

齐平和万红今天达到了目的,既谈妥了茶叶的销路问题,又让纪兴见了于萍,目前两项事情都办得不错!

三人走出省商委后,万红问于萍:“你觉得纪兴如何?”于萍红着脸点点头,齐平:“看来纪兴那边也没多大问题,下面的事交给我来办吧……”万红:“你尽量抓紧……”万红的话还未说完,纪兴的秘书小庄追到了商委大门口,他递给齐平一张纸条说:“齐书记,纪副主任给你的纸条。”齐平接过纸条,纸条上写着:“今晚来我处谈项目!”齐平看过后对小庄说:“你回去告诉纪副主任,我知道了。”小庄转身回去了。

齐平将纸条递给万红,万红看后又递给于萍。齐平:“今晚纪兴请我喝酒,看来纪兴同意了……”万红问于萍:“你看……”于萍轻声说:“我没意见,都听你们的。”万红回头对齐平说:“这事要尽快,久恐生变!”

齐平对于萍说:“我准备今晚与纪兴谈好,过两天就安排你们单独见面,你们自己去接触了解,你看怎样?”于萍:“听你安排。”齐平:“好,就这样说定了,今天你们都回家住吧……”

这天晚上,齐平提着半支烧鸡来到纪兴宿舍,纪兴热情招呼齐平进屋,齐平坐下就问:“上次没喝完的泸州老窖呢?快拿出来。”纪兴哈哈大笑:“这半瓶酒专门等着你呢……”纪兴将泸州老窖和两个酒杯放在桌上,他为齐平斟酒:“我的个人问题还是要靠老领导来解决啊……老领导一定要帮忙哦……”

纪兴坐下后,他举起酒杯对齐平说:“来,碰一个……”齐平:“第一杯酒,干了!”俩人碰杯后一饮而尽!齐平拿起酒瓶为纪兴斟滿,接着他又撕下一块鸡腿放入纪兴碗中……纪兴指着齐平的酒杯说:“斟上、斟上……”齐平随即给自己斟满……

几杯酒下肚后,齐平与纪兴开始称兄道弟。齐平问:“纪兄,今天你见过于萍了,你觉得她怎么样?”纪兴满脸春风,他兴奋起来:“好呀,年轻漂亮、有文化、大学生、气质内涵都不错,第一面就对她印象很好。”齐平:“我了解于萍,她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要不是我有万红的话……”纪兴:“我们就别兜圈子了,于萍态度如何?她同意吗?”齐平笑着答道:“你这么好的条件她会不同意?她又不是傻子!告诉你,于萍同意了,她那边没问题,我保证!”纪兴:“真的?”齐平拍拍胸夸口:“当然是真的!你也不看看是谁在办这事!”纪兴一拍手说:“这可太好了……”齐平嘿嘿一笑说:“我只负责为你们牵线搭桥,最终能不能成还得看纪兄自己手段了,哈哈……”

纪兴夹起一块鸡肉放入齐平碗中说“你我是老战友,这事你一定要帮忙,你要尽全力促成我和于萍的事。”齐平见纪兴态度坚决十分高兴:“纪兄放心,我会全力促成你们!”纪兴:“好!”

纪兴拿起杯子抿了口酒,他放下酒杯说:“说实话,我一见到于萍就认定她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女人!”齐平点头同意:“你们很般配……”纪兴:“能找到于萍这样的女人做妻子不容易,我这边肯定没问题!”齐平得意地说:“我介绍的女人还会有错?”纪兴;“可我心里还是没底,煮熟的鸭子都会飞走……”齐平:“你是说上次那个女大学生?”纪兴点点头:“是的。于萍各方面都好,不知道她能否看上我?”齐平:“会的,我不但有信心,而且还有感觉,退一步说就算于萍有其他想法,我也会去做她的工作,我是她的顶头上司,她敢不听!我介绍的人尽管放心!”纪兴举杯道:“有你这句话我就踏实了。来,再碰一个!”

两人放下酒杯后,齐平说:“于萍跟了我和万红多年,她能嫁给你,我和万红也就彻底放心了,这也算是对老部下有了个交代,你今后可要好好待她……”纪兴:“我会的、我会的。请你和万红放心。”齐平;“于萍她总要有个依靠,你是革命军人出身的革命干部,相信你会保护好她,你们两人的性格和特点我都了解一些,你们今后的生活会幸福的。”

纪兴:“于萍有什么特点?”齐平想都没想就回答说:“她爱干净,明事理,总的来说于萍还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好女人。”纪兴一笑:“这就好办了……”

齐平:“纪兄,我和万红有个想法,上次也给你说过,我想再确认一下,不知……”纪兴:“直接说!什么想法?”齐平:“我们两家的婚礼一起办如何?”纪兴马上附合道:“好啊,你上次说过,我是求之不得!”齐平:“好,那我们就着手向这方面准备!”

半只烧鸡已被俩人啃得精光,半瓶酒也喝得底朝天,纪兴和齐平都是醉酒状态了,但他们还没尽兴,纪兴又拿出一罐烧酒,他为齐平斟酒时问:“这么好的女人、你们又长期在一起工作,难道就没有男人追她……”齐平答:“于萍确是个好女人,她的眼光高,在我们那里她碰不上合适的男人。”纪兴想了想说:“也是。”齐平:“实话实说,如果没有万红的话,我可能……”纪兴忙问:“可能什么?”齐平哈哈一笑:“你们第一次见面就对上眼了,这说明命中注定于萍就是你的女人,这是老天爷的安排,其他人都没门!你跟于萍好好过日子吧……”纪兴:“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人不容易,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待她,保证让她过上好日子!”齐平:“好,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纪兴:“今天的酒喝得痛快!” 

齐平问:“几点了?”纪兴看看手表说:“九点过了……”齐平起身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明天还得赶回泉口。”纪兴:“我送你。”齐平:“不用,我自己走。”齐平走了两步又回身说:“兄弟,尽快行动,久恐生变!”

第二天纪兴和于萍单独见面了,他们的约会地点是在市中心的人民公园,俩人见面后显得比较拘谨,他们的话也不多,纪兴更是小心翼翼,生怕有什么话说得不对引起于萍反感!

平青市人民公园每年都要举办花卉展览,现在正是展览期间,公园道路两旁铺满了各种鲜花,纪兴从齐平口中知道于萍喜欢鲜花,他带着于萍走进了花丛之中,于萍对鲜花兴趣浓厚,走在花丛的她时而闭上眼睛陶醉,时而停下脚步俯下身观看花朵,于萍嘴中还不断念叨:“真美、真香……”看着于萍陶醉的表情,纪兴很是得意。

看过花展后,纪兴见于萍兴趣很高,他又带着于萍下湖划船,此时于萍心情很好,她的话逐渐多了起来,于萍决定与纪兴发展下去!纪兴见状十分高兴,看来没啥问题了,他也慢慢松弛下来。

于萍多次来过人民公园,她原来并未觉得花展和公园景色有什么特色,但今天于萍的感觉不一样了,已经静下心来她现在看到的不但是鲜花美和风景美,而且她还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于萍开始向往着今后的美好生活!

三个多小时后,一对恋人走出人民公园。纪兴开口问:“小于,今天开心吗?”于萍点点头:“开心……”纪兴:“你对我还有什么意见?”于萍红着脸摇摇头,纪兴兴奋地追问:“你同意了?”于萍红着脸又点点头……

纪兴从口袋中拿出一条浅蓝色丝巾说:“小于,这是送你的丝巾,请你收下。”于萍接过了丝巾,她围在自己脖颈上问纪兴:“好看吗?”纪兴:“好看!”于萍:“我喜欢,谢谢你。”此时的纪兴已高兴地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于萍拿出一张手帕递给纪兴说:“以后别在裤子上擦手了……”原来上次谈项目时,纪兴在裤子上擦手的小动作被于萍瞟到了。纪兴接过手帕既尴尬又高兴连声说:“好的、好的,今后一定注意,谢谢……”于萍:“那我先回去了。”纪兴热情邀请:“一起吃个饭再回去如何?”于萍摆摆手说:“今天不行啊,改天吧,我妈和一帮亲戚还在家里等消息呢……”纪兴一听忙拱拱手说:“这可是大事,赶快回去!拜托,你可得在老人家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呦。”

齐平和万红这时正坐在街对面的茶铺里喝茶,人民公园大门口发生的一切尽收他们眼底,齐平看着于萍离开后对万红说:“知识份子就是酸,送过来送过去的,酸得我牙都倒了……”万红抿口茶说:“我觉得这样很好呀……”齐平忙说:“你说好就好呗。”

 于萍和纪兴接触一个多月了,两人的关系已确定下来,于萍带纪兴去见了母亲秦羽。秦羽对纪兴印象很好,她收下了纪兴提来的礼物:两斤白糖,两斤风干牦牛内,秦羽留纪兴在家吃了午饭。

秦羽在饭桌上问了纪兴的家庭和他现在的工作,纪兴都一一做了回答,在近一步了解纪兴后秦羽很满意,她对这个未来的女婿说;“萍萍的毛病就是个性有点强,你要……”纪兴马上说:“个性强的女人才好呢,很适合我,请伯母放心,我容得下萍萍的个性!”秦羽满意地点点头:“我相信你!”纪兴和于萍的亲事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万红问于萍:“你与纪兴的进展如何?定下来没有?”于萍长出口气说:“定了,就是他了!”万红表情复杂:“真为你们高兴……”于萍看了看万红问:“姐,还有什么不对吗?”万红:“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万一他今后变心呢?”于萍牵起万红的手说:“我知道姐对我好,你为我考虑的太远了,姐姐想多了,我能搞定他!”万红笑笑:“也是,但愿我是想多了……”

这个月纪兴给齐平打过两次电话,电话内容都一样,他问齐平什么时候结婚?他是希望齐平早点去领证,两家人的婚礼要一起办!

齐平当然知道纪兴的心情,齐平在电话中问:“你们才接触一个多月,不在多了解了解?”纪兴:“我已了解的差不多了,遇上一个适合的女人不容易,我上一个女朋友就是拖得时间太久,结果拖‘化’了,这次我可得抓紧……”齐平笑道:“我也想快呢,我与万红商量一下,组织批准后,我们两家人先去把结婚证领了?”纪兴:“好的,我等你消息,你告诉于萍,明天我就把结婚报告递上去,省商委组织部会去你县外调,你们做好接待准备!”齐平:“知道了,我亲自接待你委外调人员,放心!”

纪兴与齐平通话后的第三天,秘书小庄走进纪兴办公室,纪兴放下报纸问:“有事?”庄秘书:“万县长要见你。”纪兴忙说:“快请她和齐书记进来呀……”庄秘:“齐书记没来,就万县长一人,她说办公室不方便,她在大门口等你。”纪兴听后十分意外,他急忙起身下楼赶到省商委大门口。

纪兴对站在大门外的万红说“万县长,怎么不进去,老齐没来?”万红:“他没来,今天我到市上办事,顺道过来看你,我有话说。”纪兴见万红态度有点“那个”,他顿时紧张起来……

万红:“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下来,你觉得于萍怎样?你们的关系定了吗?”纪兴忙答:“定了、定了,我们准备与你们的婚礼一起办,这事老齐知道呀。”纪兴见万红未支声,他一愣神问:“你不知道?老齐没跟你说?”万红:“我说得不是这个问题。”纪兴:“那是什么问题?”万红:“于萍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可要对她负责,爱她一辈子!”纪兴松口大气,原来万红是为这事!纪兴立马发誓:“我肯定会对于萍好,爱她一辈子!如失言天……”万红马上打断:“停!后面的话别说了,婚后你如对于萍不好别怪我不客气!”纪兴一惊,他一脸诧异问:“是齐平让你来的?”万红:“他不知道,是我自己来的!”纪兴懂了,他“哎哟”一声说:“我的万大县长,我能找到于萍是我的荣幸,我爱还爱不过来呢,你和老齐放心,你们把于萍交给我,我会保护好她、我肯定会让她幸福!”万红沉着脸未说话只是默默地听着……

纪兴见万红仍不放心,他笑了笑又说:“我和于萍结婚后还不是在你们监督之下?难道你还不放心?”万红“嗯”了一声转身走了,纪兴看着万红背影摇摇头:“老齐不信任我?不会吧?他了解我呀……”

万红回来后将她找纪兴的事告诉了齐平,齐平一听就急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纪兴说话,这种话你说不好就不要去说!”齐平是第一次对万红发脾气!万红心虚了,她低着头回答:“现在想想确实有点后悔!”齐平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万红啊……你是在代表我说话呀,纪兴会怎么想?你想让于萍今后幸福我理解,我也是呀,于萍是个怎样的女人你清楚,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家今后很可能是于萍说了算!相信纪兴会爱她一辈子,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万红连连点头:“这就好、这就好……”齐平话峰一转:“你想过没有,纪兴是副厅级干部,你那种话是在向他施加压力,搞不好这事就被你搅黄了……”万红吃了一惊:“没那么严重吧?”齐平:“我真担心好事办成坏事!”万红十分内疚:“我今后一定注意。”齐平严肃地说:“以后没我允许不准私下去见纪副主任!你要听话!”万红十分委屈地说:“好嘛,听你的……”齐平见状不便再说什么,他立即拿起电话说:“我给纪兴解释一下!”

纪兴接电话后哈哈大笑:“你老婆厉害,把我训得一愣一愣的,我还真有点怕她……”齐平:“纪大哥,万红她……”纪兴马上打断道:“不用解释,你们的心思我知道,我只说一句话,你们把于萍交给我是正确的,除我之外,没有男人适合她,我是非于萍不娶,我保证让她过上好日子!你们会看到的!”

三天后,省商委组织部两名外调人员来泉口县调查于萍,齐平和万红接待了他们。县委书记和县长亲自出面接待已经说明一切,对于萍的审查很快结束了,省商委外调人员拿着审查结论回去了,现在就等省商委领导批准!

省商委很快批准了纪兴的结婚报告。纪兴拿到报告后速战速决,他与于萍第二天就领取了结婚证。齐平得到消息后立即将自己早已写好的结婚报告递了上去,市政府当天就批准了齐平和万红的结婚报告,因工作繁忙,他们是三天后才去领取了结婚证。

两对新人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办不办婚礼?如何办?在哪里办?齐平和纪兴考虑太多,他们没有商量出结果。齐平与纪兴找到钱兵,钱兵斩钉截铁说:“办!再困难也办!”齐平:“怕影响……”钱兵:“我们又不去酒楼饭店,婚礼就安排在省商委食堂如何?”纪兴:“要得,有钱领导一句话,我回去安排。”钱兵:“你们如果不来找我的话,我还准备去找你们呢……”齐平:“为这次婚礼?”钱兵:“是的!”齐平:“如何办?”钱兵:“我考虑还是要请来宾们吃顿饭,我认识一个川菜师傅,做得一手好川菜,我负责把婚礼搞得热热闹闹的。”齐平:“钱领导,我和老纪先预支一个月的工资给你如何?”钱兵也没客气:“要得,我负责计划安排。”

齐平侧头问纪兴:“老纪,你能不能去弄点肉来,我知道困难,但婚宴上多少应该有点吧?”纪兴低头想了想说:“好,我想办法买点肉,只能说有点算点吧……”齐平:“那好,我负责去搞点茶叶和酒,婚宴上还是应该有酒才好。”纪兴有点意外:“你能搞到酒?”齐平:“我们农村小作坊酿出来的烧酒,虽然算不上好酒,但总算是有酒了,现在就这个条件……”

他们三人最终商量的结果是婚礼定在下周日,地点定在省商委食堂,婚礼由钱兵主持!来宾控制在二十人左右,婚礼所有费用自理。

在钱兵的具体安排下,省商委食堂很快布置出来了,用红纸剪出来的红灯笼和红色彩条从食堂中央洒向四方,可谓张灯结彩迎接新人。

齐平和纪兴的愿望都是不想扩大影响,但是他们的婚礼还是没保守住秘密,婚礼这天来宾众多,共计来了三十多名客人……前来祝贺的有贺部长、省商委领导、两对新人的亲人和他们的同事。

两对新人在食堂门口迎接宾客,齐平向贺部长敬礼,贺部长拍拍齐平的肩膀笑着说:“你得感谢我哈,当时下地方你还……”齐平脸笑得跟花似的:“谢谢贺部长。”万红向贺部长敬礼:“贺部长好。”贺部长握住万红的手说:“小万,恭喜、恭喜。

虽然宾客只有三十多人,但婚礼现场仍显得很热闹,全场掌声、笑声不断气氛热烈,直到钱兵上台主持婚礼场内才安静下来……

钱兵:“在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中,我们的齐平和万红、纪兴和于萍结成了夫妻,我代表所有来宾向他们表示祝贺!”钱兵的话音一落,台下的掌声和叫好声响成了一片:“好……”钱兵:“婚礼仪式开始!”两对新人端着茶杯走到台上,钱兵:“新人向父母鞠躬敬茶!”万红带着齐平向父母鞠躬敬茶,于萍带着纪兴向母亲鞠躬敬茶。

向长辈敬茶后,钱兵高喊:“夫妻对拜……”两对戴着大红花的夫妻鞠躬对拜……台下众人纷纷起身鼓掌,后面的人垫起脚尖看新娘子,两个新娘子都是一身红,说不清楚她们那张俊秀脸是被衣服映红还是女人的……

秦羽亲眼见到女儿有了一个好归属,她现在是激动万分,当女儿、女婿对拜时,秦羽已是热泪盈眶,她的眼晴模糊不清了……此时的秦羽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是倪强代表长辈上台讲话才算解了围……

最后是贺部长上台讲话,他发表了热情洋溢地祝贺词,贺部长的结束语是:“希望我们的两对新人早生贵子,我们的革命事业需要接班人!”台下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贺部长对台下的年轻人说:“你们也别光顾着笑,还没有对象的要抓紧了,你们要向新郎新娘学习,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我们需要大量的接班人哈……”台下一年轻人举手说:“我们还是要靠组织出面解决哈!”钱兵笑着插话:“靠组织没错,组织上能解决当然会解决,但这个问题最终还是靠你们自己去努力!”钱兵指着齐平说:“不信你们问问新郎,他当年追新娘追得有多辛苦?”台下众人来了兴趣:“新郎快讲讲,怎么个追法?”

齐平站起来笑着向大家简要讲述了追万红的经过……当齐平讲到当年万红将他当敌人时,一年轻人问:“真的吗?”钱兵没等齐平回答就抢着说:“这个事我和贺部长可以做证,万红出枪时我们就在现场!”贺部长:“你们看看,他们之间的‘敌我矛盾’都化解了,何况你们呢?年轻人努力吧……”

两对新人的婚礼热闹非凡,参加婚礼的人都夸两对新人有夫妻像,婚礼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在热热闹闹的氛围中结束,桌上的少许硬糖早被一扫而光……

婚宴安排在婚礼现场,桌数由两桌增到四桌。齐平悄悄问纪兴:“行吗?”纪兴眨眨眼说:“放心,有准备……”

参加婚宴的人全部入座后,钱兵站起来说:“目前的情况大家都清楚,虽然条件有限,但再困难我们也办!如有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多多包函。”众人鼓掌:“好……”钱兵:“开——宴……”

开宴后,齐平和纪兴带着自己的新娘子到各桌敬酒,两个新郎自然是“围攻”的重点,他们被各种刁钻的问题闹得头昏脑涨……

于萍瞅个空子坐到母亲泰羽身边。于萍问:“妈,我倪叔呢?”秦羽朝旁努努嘴:“那不是吗……”于萍则头见倪强正与钱兵、贺部长和省商委主任谈笑风声……于萍回头问母亲:“妈,你和我倪叔怎样了,不是关系已经定了吗?秦羽默默点头……于萍拉住母亲的手说:“既然关系定了,你们还在等什么!马上办啊,女儿都跑你前头了……”于萍见母亲不语紧接着又说:“妈,倪叔很不错呀,你再不抓紧的话……”秦羽:“他没正式提出去领证,我怎好开口?”于萍:“哎哟,我的妈妈呀,他不开口还不是怕你不同意,你们这些知识份子就这臭毛病!我去说!”于萍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敬酒的人群围上了……

纪兴的一哥们来敬酒了,他对纪兴耳语道:“恭喜,你的大喜事解决了,可别忘了给兄弟介绍对象,要像嫂子一样的女人哈……”

婚宴一个多小时后结束了,众人将纪兴和于萍送入洞房,大伙闹到夜里十二点才逐渐散去。省商委安排小车将齐平和万红送到万红家,万红的姐妹们早将她原来的卧室布置成了新房,万红这边的亲戚朋友也是闹腾到了夜里十二点才罢休……

新婚第二天,万红匆匆回泉口县去了,今天又是一个县城赶大集的日子,况且万红手上还有几件公务急需处理!于萍早与万红说好,她坚持要与万红一同回县城上班,万红拗不过于萍,她只得带上于萍回泉口县去……

齐平中午来到省商委,他与纪兴一起在食堂窗口排队打饭,这时不断有人过来打招呼开玩笑。一中年女职工走到纪兴面前大惊小怪问:“哎哟……新郎官,怎么没见新娘子?你把别人怎么了?”纪兴笑着回答:“她上班、她上班,不能耽误工作嘛……”“是吗?”周围人哈哈大笑……这位女职工回头又问齐平:“齐书记,你的新娘子呢?也跑了?”齐平笑着抱拳拱拱手说:“她工作忙,我和她总要有一人在岗嘛,嘿嘿……”

齐平打好饭后来到纪兴桌前坐下,俩人边吃边聊。齐平:“老纪,你的愿望终于达到了,我给你介绍的老婆怎么样?年轻漂亮有文化,还是个公务员,满意了?”纪兴:“你不也是吗?”齐平:“我和你还不一样哈,我们是从敌人到同志,再从同志到恋人,我比你追得辛苦多了……”纪兴:“知道、知道,你们俩人的经历简直可以写本小说了……”齐平“怎么样,你来写?”纪兴摆摆手:“我不行、我不行。”齐平:“于萍可以写,他很了解我和万红的那段经历。”纪兴:“目前还不行,恐怕没时间,她的心还没有彻底静下来。”齐平:“以后等她静下心来再说吧……”

纪兴:“齐兄,我准备把于萍调到省商委工作,你觉得如何?”齐平筷子一放:“好呀,解决你们夫妻两地分居问题是大好事,虽然于萍是个人才,但我们肯定忍疼割爱,坚决放人!泉口县这边没问题,我们负责办好她的调离手续。”纪兴:“那好,我这就开始写申请!”

饭后,齐平和纪兴洗好碗走出食堂。纪兴见四周无人,他突然神神秘秘问齐平:“几次?”齐平一愣:“什么几次?”纪兴一脸坏笑说:“昨晚没睡觉吧?折腾了几次?”齐平回过神伸出四个手指。纪兴:“四次?厉害!”齐平反问:“你呢?”纪兴伸出五根手指!齐平瞪大眼睛:“我的天,还是你厉害!”纪兴显得有点兴奋:“有老婆真好!”齐平深有感触:“是啊,我们都有家了……”

婚后的纪兴对于萍很好,他利用婚假带于萍回了一趟济南老家,纪兴的父母是知识份子,老人家第一次见到南方女人,他们非常喜欢于萍这个南方儿媳妇,一个劲要求纪兴要好好待她,纪母还将自己的一支上等翡翠手镯送给于萍,因纪兴事先打过招呼,于萍收下了纪家这个传家宝。纪兴父母的态度让于萍彻底安心了,她今后要与纪兴好好过日子……

纪兴与于萍结婚四个月后,省商委为照顾已有身孕的于萍,解决夫妻分居两地问题,他们将于萍调到省商委统计室工作。

于萍调到省商委不久,齐平提着一只老母鸡来到纪兴家,于萍挺着大肚子打开门,齐平进门后见纪兴家里还坐着三个人,他们正与纪兴谈话。纪兴向齐平使个眼色,齐平立即懂了,他马上说:“纪主任,我到市政府办事,顺道给于萍送只鸡,我还有事……”

纪兴对于萍说:“小于,你替我送送老领导。”于萍上前接过齐平手中的鸡放好后,她回身对齐平说:“走吧,我送送你……”

于萍送齐平到省商委宿舍大门口,于萍停下脚步说:“万红怎么样?你给她炖鸡汤没有?”齐平笑笑说:“我们那里比城里方便,你尽管放心就是。”于萍:“那就好。”于萍走了两步又说:“我妈说我肯定生女儿!”齐平:“女儿好呀……”于萍:“万红说她肯定生男孩!”齐平笑了:“这也能看出来?”于萍问:“齐平,听万红说你对打亲家一事还有点……”齐平急忙解释:“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儿女的事现在怎能说得清楚。”于萍显得有点咄咄逼人,她突然说道:“你儿子长大后必须娶我女儿!”齐平从未见过于萍这种强硬的态度,真是与从前不一样了,齐平也没料到于萍还是这么执着!齐平笑着说:“好、好,我同意,我本来就没反对嘛……”于萍沉着脸说:“我知道你不想强迫儿女,但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于萍从没在齐平面前说过硬话,这是她的第一次,齐平知道她来真的了,齐平举起右手说:“同意、同意,我们这边没问题,你不问问纪兴?”于萍:“这个不用你担心,他听我的!”齐平嘿嘿一笑:“这么快就把老纪收拾的……那就好,那就好。”于萍一锤定音:“好,这事就说定了,今后我们就以亲家相称!”齐平只能是点头:“好的,好的。”于萍忿忿不平地接着说:“万红都同意了,你还……”她没说完就“哼”了一声转身回去了。齐平杵在省商委宿舍区大门口看着于萍的背影发神,于萍变化真大呀……好一会儿后,齐平才回过神慢慢走了。

齐平一直有亏欠于萍的思想,现在看到于萍婚后过得很好,齐平的这个思想包袱放下来了,他的精神也轻松了许多,看来把于萍交给纪兴是确完全正确的!齐平当然知道于萍的心思,于萍是在寻找心理平衡,她这一辈未成,但下一辈……

齐平一路上都在想:“这个于萍真是太较真、太执着,何必嘛,都什么年代了还是老思想!齐平面对“死心眼”的于萍亳没无办法,看来亲家是打定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未完待读)

 

发稿人
发表人: 肖京宁
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
现状: 国家公职人员
年龄段:中年
参军时间:1970 年 11月
原/现所在部队:
职位: 战士
电子邮箱: 2290027701
电话: 15902808429
腾讯QQ号: 2290027701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服务项目 | 网站留言 | 网站管理
  四川省建设投资服务中心  版权号:21-2009-L-(6198)-0144  蜀ICP备13023983号-1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