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共同关注
转发―1959年 平息西藏叛乱,155团3营坚守泽当七十四天纪实
更新日期:
2021-04-09
阅读:
286
评论:
0
字号:加大 / 缩小
作者简介:

乔学亭  1924年月生,山东省肥城县东陆房乡西界首村人。1937年9月参加民族解放先锋队,任联络员。1938年初,参加组织了60余人的抗日救国会(东阿抗日游击队),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淮海战役、解放大西南、昌都战役、平叛、对印、对越战争。历任排长、指导员、教导员、团教导队政委。十八军52师155团政委、团长。52师师政委;五十军副政委;十三军政委等;1982年在党的十二大上,乔学亭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同年被任命为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

      1950年1月,18军接受了进军西藏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光荣任务。1950年10月,进行了“以打促和”的昌都战役,歼灭了藏军主力,打开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大门。1951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1951年10月前后,部队进至太昭、拉萨、日喀则、江孜、山南中心地区及祖国的边城亚东。这时的中心任务是宣传贯彻协议,进行爱国上层统战工作和影响群众工作。为了团结稳定上层,中央保持了极大的耐心,1956年提出“六年不改”,等上层同意后再进行改革,对三大领主专政的农奴制度原封未动。 然而,三大领主企图永远保持奴隶制度,如当时在藏政府主持工作的司曹鲁康娃就讲:“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永远不会接受。”他们采用各种阴谋手段妄图推翻”协议”,把我军赶走。如利用我军供应困难,经常饿肚子,藏政府下令封锁、困饿我军。1952年组织伪人民会议,不断掀起闹分裂、搞独立的游行示威和骚乱。1958年初开始了局部叛乱,特别是康、青、滇等地区的叛乱分子和骨干,大批流窜到西藏。藏政府和他们结合在一起,使叛乱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             一、山南地区的战略地位 山南地区是指雅鲁藏布江以南,喜马拉雅山以北(麦克马洪线以北)地区,是西藏最富饶的地区,有西藏粮仓之称,三大领主的庄园大部在山南。山南共有18个宗(县),地区首府在泽当(历史上曾是西藏首府)。北有大江作屏障,南和印度接壤。1958年初,西藏地方政府就开始在山南筹建全面叛乱的基地,他们以哲古地区为中心,组建了总指挥部。从康、青、滇等地区流窜到西藏的叛乱分子和骨干,大量向这里集中。藏政府又令山南地区的叛乱武装也向这里集中,并对其供应,设有电台、空投机场。美、印等反华势力多次向其空投和运送武器弹药。7月间,这里聚集的叛乱武装已达到5000多人,组成所谓“卫教军”,以实力最大的恩珠仓为司令,甲马仓为副司令,还有藏政府派去的副司令朗赛林。8月中旬,他们兵分两路,一路由恩珠仓带领其主力800多骑兵渡江北上,用藏政府的武器库加强装备,企图策应拉萨叛乱武装,在腹心地区伏击我车队,切断我运输线,袭击兵站,包围党政机关。另路由甲马仓带领负责控制山南基地,企图攻克泽当,消灭我泽当驻军及山南分工委,得手后向拉萨进犯。

      二、西藏军区及时下达坚守泽当的命令 在贯彻中央“六年不改“指示时,西藏党政军都进行了大的收缩,只“守点保线”。1958年7月初,军区鉴于山南的严峻形势,及时令我团派出1个加强连驻守泽当分工委岗布大院(先是8连,后是9连)10月22日,甲马仓率700余人向泽当进行突然袭击,我9连依托工事,组织好火力,英勇反击。敌人围攻我四昼夜,被击毙50余人后,仓皇撤退。这时拉萨也开始紧张起来。有人向谭冠三,邓少东首长提出:泽当重要,拉萨更重要,155团是个突击力量,应集中在拉萨,首要是保证首脑机关的安全,把山南分工委和9连撤回拉萨。谭、邓首长考虑到泽当的重要性,认为不能撤回,但又担心一个连坚守有困难。谭政委说:“听听155团的意见”。10月26日通知我到军区。我汇报了以下三条: 1、山南必须坚守,守住泽当可把“卫教军”的大部牵制在山南。守住泽当等于在敌基地上插了一把利剑; 2,一个连力量有限,有危险性,必须用一个营坚守,方可万无一失,并可大量地杀伤敌人,有利于配合将来的反击; 3、请求军区令我团3营去坚守泽当,我团主力仍在拉萨,有1、2营和炮兵营,还有几个直属连,仍能形成拳头。不但能保证首脑机关的安全,还可出击。 邓副司令说:“可以考虑155团的意见。”谭政委立即拍板:泽当要坚守,决不能放弃。按155团的意见办,用1个营坚守泽当。邓副司令又语重心长地说:“1个营坚守也不能麻痹,一定要做好工事。‘’于是我团3营于10月底进驻泽当。

      三、一五五团为了坚守泽当,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3营坚守泽当,要做到万无一失,并能大量地歼灭敌人是有把握的。我团善于土工和组织火力,这是我们的强项,在二野时就多次受到刘、邓首长表扬。但必须囤积足够的粮弹,使人不缺粮,枪炮不缺弹药,这是胜利的基础。泽当距拉萨约200公里,只有一条简路。特别是曲水渡江后,沿雅鲁藏布江至泽当的100公里,地形十分险恶,左边是大江,右边是悬崖陡壁,有些险要地方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因此,155团于12月15日组织了强大的护送队伍,由战斗英雄3营营长杜效模和1营副营长率1连、3连护送37辆运输车(还有分工委的领导干部)。因当时是用船摆渡,我首先带侦察连和炮兵连控制曲水渡口,护送部队过江。侦察参谋刘汉水向我报告:昨天对岸有100余人,今日只发现了13个骑兵,看到我们架炮就跑了。16日上午,1、3连和车队顺利地渡过了大江。我向杜营长交待:“过去渡口后,最险要的地段是贡嘎,要先搜索再前进。”杜有轻敌思想,总认为“这些乌合之众不敢摸老虎屁股”,没有认真搜索。使3连和车队进入敌人的伏击圈,杜营长和3连长陈玉祥顽强抵抗,经4小时激战,打退敌7次冲锋,保住了车队。等到渡口南岸的1连到后,敌已逃走。我营长杜效模及分工委的副部长沈风楼以下37人阵亡,伤22人。 为了把粮弹顺利运至泽当,155团于16日令泽当的3营接应1营,控制和占领中间的几处险要地形。殷春和副团长带1营7、8连及4台车从泽当出动。殷春和带领的8连前两台车和两个排进入敌伏击圈,后边的3排抢占山头对敌反击,教导员率7连跑步前进追击,敌是骑兵,很难追上。我阵亡副团长殷春和以下56人,伤13人。两次被伏击,我们受到了不应有的严重损失,全团干战非常痛心。这给了我们深刻的教训。敌人是不惜一切代价要利用这100公里的险要地段,切断3营的供应,拿下泽当。在此情况下,经军区批准,20日,我们集中了全团的兵力(1、2营、炮兵营,侦察连),由团长肖猛和我,带领护送粮弹。前卫组织了轻便的侦察搜索部队,后边是强大的火力队。团指挥所后边是团主力,反击和迂回部队。搜索一段前进一段,把一年的主副食,一百万发弹药及做工事的器材、水泥等顺利地送到泽当。

       四、3营英勇顽强,坚守泽当七十四天,取得了全胜 3营由副团长黄有身、教导员耿子良、副营长姜现玉、副教导员于景春率领,是个坚强的班子。下属3个步兵连,1个机炮连,还有团加强的炮火。3营到达后加修工事,制定了长期坚守的方案,进行了分工。我和肖团长到后又进行了全面检查。肖团长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他提出现在是1个加强营的兵力,不能只守大院,把防御的重点要放在外围。大院后面有个南大山头,是附近的制高点。我和肖团长带3营干部上去勘察,靠近大院的一面是缓坡,可挖战壕通向山顶。背面是悬崖陡壁,易守难攻。如被敌占领,居高临下,对我们威胁很大,所以占领南大山头是坚守大院的关键。山顶有个小平坝可挖环形战壕。我们和3营的同志在现场把这里定为坚守的重点。大院前左右两侧的高地上,3营已修建了两个大碉堡,南面是山头,北面是多吉大楼,是泽当的制高点,可以控制全泽当。由经抗日战争考验的老战士副营长姜现玉率7连坚守(楼北临江,有分工委的卫生院)。南大山头和两个大碉堡由8连坚守。南大山头是重点的重点,由经抗日战争考验的副教导员于景春(谭政委的老保卫干士),屡立战功的模范指导员李廷三和8连副连长率一个加强排坚守。外围的4个点能互相支援,形成火网。以大院为中心,9连为预备队,可四处支援,组成坚守的防御体系。 我看到大院都是从大江取水,就向山南分工委书记王运祥讲:“马谡失街亭是因被敌断了水源,如敌切断了水源怎么办。”他说这是最近的水源。我说能否挖井出水。3营和分工委的同志用钢钎和炸药深挖到五米,就出了水。 王书记向团部提出:现155团全团在此,能否给敌人来个打击,煞煞敌人的气焰。我和肖团长说:我们歼敌一部分很有把握,打个胜仗可以减轻3营的压力。距此30多华里的琼结有敌五六百人。为了减少伤亡,巧攻巧歼,我们夜间把敌包围,在拂晓用1个营和3个炮连向敌猛烈轰击,敌一定后逃,把两个营埋伏到后面,将敌歼灭。向军区报告后不准打,令团马上赶回拉萨。邓副司令向我讲:“我知道155团有气,你们越要打,军区就越不准你们打,这里的任务更重要。”这次作战预案没有实施。 1959年1月初,藏政府正在疯狂地掀起全面叛乱,其总指挥部设在罗布林卡,向山南甲马仓部下令,从速攻克泽当,完全控制山南。敌因第一次对我突袭吃了亏,企图切断粮道又未成。这次用了先包围再稳扎稳打的战术。1月25日,1800多人突然包围了泽当,三、四百骑兵在泽当外围来回奔驰向我示威。敌以乃东寺为指挥部,该寺正处在我南大山头背后,估计敌人想首先攻我南大山头,但3营已作了充分准备。敌用人海战术连续攻击,一夜曾组织了三次强攻。我依托山顶工事,强大的火力,把敌人都消灭在阵地上。有2次敌利用夜暗爬上来3个敌人,被我排长周学智率领战士用冲锋枪、刺刀击毙在阵地上。敌从空投场运来了炸药和手榴弹,但炸大山不起作用,手榴弹从下往上甩不上去,滚下来又炸了他们自己。只甩到阵地上1个,被战士刘活林反投回去。

      敌人要坚决拿下南大山头,又增加了200多人的突击队,我们就利用这个阵地多钎灭敌人。这里一直由4个干部率1个加强排坚守,另1个排作预备队,后来用两具火焰喷射器喷火,给敌人以大量杀伤。这时敌人怕了,说上面有两条“火龙”。敌人攻了半月之久,已被我击毙200余人,敌已感到无望,于是再不敢攻这里了。甲马仓曾夸海口,一月内保证攻克泽当,藏政府又催促尽快拿下泽当,向拉萨进军。敌无计可施,随后又组织了500多人的突击队,攻击重点指向了多吉大楼,这是一个贵族的四层大楼,比较坚固。兵力火器都能摆得下,展得开,由副营长姜现玉率7连坚守,楼北侧是卫生院,有1个排可相互配合,南面和大院北侧由调堡相连。对我不利的是附近民房多,有死角,便于接近。 敌人从国外来了“高参”,又运来了武器、炸药、工具。敌作了充分的准备后,利用夜暗攻击多吉大楼,仍用连续攻击的方法,都被我击毙在楼前。敌人又用了牦牛阵,前面用了100多头牦牛作掩护,后面是突击队,结果又失败了。此后,敌又改为地道战,挖地道通向大楼进行爆破。我军在楼周围挖了横沟,敌人两次爆破都是在我方沟外爆破,对我方无损。敌不甘心失败,利用夜幕组织了10多人提着炸药爬向大楼,被我击毙在大楼前。只有一包炸药靠近大楼,被战士王俊安发现,他神速地拿掉了导火索、雷管,后来被荣记二等功。敌连续攻击了20多天,伤亡200多人,又未得逞,士气低落已失去信心。在敌总部的严令下,敌又集中兵力攻我大院南侧的大碉堡,敌认为这个碉堡较孤立,人和武器又少。这个碉堡建在高地上,不易接近,易于发挥火力,我已有准备,并组织了北侧的碉堡及大院强大的炮火配合。敌伤亡50多人后,不敢再攻了。于是敌改变战术,只围不攻。 这时,甲马仓向拉萨敌总部报告:“我部已伤亡过半,无力攻克泽当”,撤至外围。 

      把敌人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后,3营产生了急躁情结,认为“堂堂人民解放军叫这些毛贼子包围起来是奇耻大辱”,要求反击。团部认为: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不能出击,等待时机。白天用冷枪冷炮杀伤敌人,看好目标,晚上组织精干的小部队出击,发挥我夜老虎的特长。我小分队出击了11次,歼敌101人。 拉萨城区叛乱被平息后,我军挥师山南,于4月7日进行了山南战役。我全团在134师的统一指挥下投入战斗,内外开花。3营对逃敌的主力穷追猛打,将其全歼,并击毙了其总指挥。从1959年1月25日至4月7日,3营整守泽当74天,粉碎了敌38次进攻。据不完全统计,共歼敌730余人,我伤亡55人(含分工委3人),有力地配合了山南战役。山南战役取得全面胜利,受到中央军委的表扬和祝贺。在此期间,分工委100多人全部武装起来,在王书记的指挥下和部队并肩战斗,对部队鼓舞很大。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智勇谨慎,取得全胜;骄傲轻敌,造成失利。拉萨反击战,我们有充分的准备,我两个营攻克了敌总部罗布林卡,共歼敌3000多人,我只伤亡57人,3营在泽当74天的守备战,由于准备充分,我军共歼敌1000多人(甲马仓向拉萨的报告),我只伤亡55人。然而两次被伏击,由于骄傲轻敌,措施不当,伤亡128人。这个教训实在深刻。

          (注:本文和作者照片由乔学亭之女乔晓愉提供。

发稿人
发表人: 肖京宁
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
现状: 国家公职人员
年龄段:中年
参军时间:1970 年 11月
原/现所在部队:
职位: 战士
电子邮箱: 2290027701
电话: 15902808429
腾讯QQ号: 2290027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