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共同关注
深切怀念爱干护兵的好政委谭冠三 郭志显
发表人:肖京宁  更新日期:2021-10-10  阅读:760   评论 0   字号:加大 / 缩小


                                    深切怀念爱干护兵的好政委谭冠三

                                                   

                                              原四川省军区副司令员   郭志显

 

摘自《怀念老西藏代表谭冠三》

 

       谭冠三是十八军政委,率领我们一起进藏,他很爱护干部要求也严,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当时在四川我军接收了一个有2300人的文化学校,结果都处理转业了,谭政委知道后非常生气,他想起来就批评,一直批了四、五年!谭政委人很好,有什么困难找他一定解决。

      西藏平叛时期,我在159团当团长,当时我团驻拉萨东郊,我经常带着部队出去剿匪,白天追、晚上也追,不管下雨下雪都在外吃住,不但生活艰苦,而且伙食很差,除供应少量大米外什么也没有,我们做出的米饭叫“三宝饭”,上面是生的,中间是黄的、底下是糊的,可难吃了,那时候又没有什么副食调一下口味,吃不好就会严重影响到部队战斗人员体质!

      就这个吃的问题我去找谭政委,我还未开口谭政委先问我:“剿匪怎么样?生活伙食怎么样?”我答:“剿匪没问题,就是吃的有问题,我们除了大米什么也没有,既没有罐头,也没有花生米。”谭政委说:“哦,这样吧,我写个条子,你拿着条子去找后勤部解决。”我拿着谭政委的条子找后勤部军需部,结果他们说没有花生米,也没有罐头。

      我只好拿着条子回来了。我在回来的路上经过南桥时,恰巧遇上军区仓库主任,我开玩笑对他说:“你这个仓库主任当得可真容易,仓库里啥也没有,你这个主任怎么当的?”没想到仓库主任理直气壮给我顶回来!他对我说:“你们这些官僚主义简直是胡扯,你要嘛,要啥有啥!”我马上说:“要花生米、要罐头!”他嘿嘿一笑说:“这些东西多得很!你到我们仓库来看,仓库装得都没法整了,有的甚至都放坏了……”我跟着仓库主任进仓库一看,可不是吗?满仓库都是罐头、花生米,而且放在地面上的花生米起码也有十多公分厚!

      仓库主任对我说:“你有谭政委批示,那你就赶快派车过来拉就是了……”我高兴坏了,运气好碰上仓库主任,我马上调来卡车拉。就这样,谭政委的批条给我们部队解决了好大的困难!为什么这些东西不给部队吃呢?后来后勤有个解释,说是这些物资坏了或是变质了,可以上报总部报损失!谭政委听了非常生气,他批评后勤领导思想不对头!为了这事,只要一开会谭政委就批评,而且批了很长一段时间!

      还有一次是因为胶鞋问题,因我团常年累月在外剿匪,许多战士的胶鞋都跑坏了,不解决鞋的问题将严重影响作战任务!我这个团长又去找后勤领鞋,他们不给,说按标准已经发给你们了,你要的鞋子是额外的,不行!我说花钱价拨一批行吗?他们说不行,还是不给我。

      我只有再次去找谭政委,我们159团有2000多人,谭政委听我解释后对我说:“这样,先给你1000双鞋,你们内部调剂使用,我写个条子你找后勤部去领。”我心想1000双鞋也可以呀,实际上也不是每个人的鞋子都坏了嘛……我拿着谭政委签字的条子找后勤部门,不料他们还是说不行!我问:“为什么?”他们说条子上怎么没盖章?我二话没说拿着条子就回去了,谭政委问我:“领到胶鞋没有?”我说:“没有!”谭政委奇怪:“为什么呢?”我回答:“人家说你没盖章!”谭政委有些生气:“我谭冠三的名字还不行啊?还要盖章?”

      谭政委拿起电话把后勤领导叫来了,他对后勤领导说:“剿匪部队很辛苦,你们后勤应该关心部队,他们缺少什么你们就解决什么!”最后后勤终于给我团解决了胶鞋问题。

      后来军区各部队如有什么困难,他们都会去找谭政委,谭政委问清情况后,就批个条子,谭政委为部队解决了许多实际困难!所以谭政委的威信很高!谭政委这个人很好接近,但你一定要诚实,如你犯了纪律、干了坏事,他会不讲情面严肃地训你一通!

      我在拉萨战役中出了个事,大概是晚1点多钟打响,傍晚的战斗结束了,谭政委打电话让我到他那里去,去的路上驾驶员说前面有一堆人,我下车后才看清楚,原来是我三营七连几个战士围在那里看一个什么小机器玩艺,他们不知这玩艺是什么,我上前用手电一照确认是个电炉子,是烤火用的,当时很珍贵,战士们也不知道谁的,这事由我处理吧,我捡起电炉上车到了军区。

      我走进谭二号院进了谭政委房间,进屋后我顺手就把电炉放在门后面,谭政委问我:“你刚才拿的啥?”我答:“是个电炉子,三营七连几个战士发现的,也不知是谁的,我怕弄坏了就拿回来了。”谭政委听后也没说什么。接着谭政委给我交代任务:“战斗结束后,伤员要及时处理!”我回答说:“伤员都已经处理了。”谭政委指示我说:“明天你到西郊看一看,然后出发到山南去。”我答:“是!”谭政委说完后给了我盒中华烟,我向谭政委敬礼后转身离开,结果把电炉子忘了

      夜里三点我刚睡下,白健副主任打来电话:“老郭呀,你今天惹什么乱子了?”我说:“没惹什么乱子呀……”白健说:“不是今天,过了十二点了,昨天晚上你惹什么乱子了?”我问:“你把我搞糊涂了,到底是什么乱子?”白健说:“谭政委刚从我这里走,他是两点来的,一直闹到现在三点才走,说你给他栽赃!”我惊问:“给他栽赃?栽什么赃啊?我一个团长能给军区政委栽什么赃啊?”白健说:“你违返纪律发洋财,你把缴来的东西送到他那里还不是栽赃?他非要我下通报批评!逼我们写好打印好,一直搞到现在才走!”我这时才突然想起,原来是那个电炉子忘带走了……我对白健说:“那是误会,没栽赃,就是走得急忘了。”白健说:“你老郭没事惹这个乱子,给你通报批评你有意见吗?有意见现在就说出来!”我说:“没意见,发就发吧。”白健说:“马上给你送一份过来,你先看看……”

      通报送到了,我接过来一看,上写的是郭志显团长战场上发洋财,给谭政委栽赃,我看着看着就笑了,我想现在不能去找谭政委,他正在气头上,等哪天单独训我的时候,我再给他解释清楚,谭政委好说话,他的脾气我都摸清楚了,别的我可以讲道理,可是谭政委那里我却不能去讲,谭政委这个人特别能讲道理,他能坚持真理,他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是那么回事的话,他会马上去纠正!

      电热炉那挡事最后通报都没有下来,咋回事呢?后来谭政委叫我去,我去了不进屋,谭政委问白主任:“郭怎么还不来呀?白主任出来看见我问“怎么才来?”我说:都来了十多分钟了……”白主任问:来了你怎么不进去?我说:怕谭政委生气。白主任问:到底什么回事呀?我说:“还不是电炉子那事,当时那个东西拿着顺手就放在门后面了,走的时候确是搞忘拿走了……”白主任说:你这个人年轻轻的怎么记性这么差?为什么你走时不拿走啊,弄得老头那晚没睡着觉,一直熬到那么晚!我说:要是记得的话何必弄出那事嘛……”

      这时谭政委从屋里出来了,白主任和我都愣住了,谭政委嘿嘿一笑对我说:“我都知道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呀,你早不跟我说叫我生气!谭政委回头对白主任说:赶快把通报统统收回来,现在就去电话!白主任:“好,马上打!”

      谭政委进屋去了,我悄悄对白主任说你还不去打电话收回通报?白主任对我说:“打什么电话,通报我一份都没发出去,只给了你一份!当时谭政委让我给你打电话,我不能不打呀……”

      这里有件事要说一说,进藏时我们三个师修公路,恩珠仓时常带队袭扰我们,我率一个骑兵部队三次俘虏过恩珠仓,按照民族政策和军区首长指示,三次都把他放了,释放恩珠仓前还三次宴请他请他喝酒,当时我和恩珠仓碰杯交朋友,第三次放他时还要走了我的一张两寸照片。

      后来恩珠仓到了拉萨。在拉萨战役中,他指挥叛军不打东郊的159团等部队,他知道东郊部队厉害,在西郊他们打155团打得挺厉害,东郊连一枪都没放,连一个叛匪也没骚扰过我们,我团留下张建昌副团长和一些家属妇女后,我带部队去西郊和市区参加战斗。

      姜华亭是155团的炮兵主任,跟我团炮兵主任刘华廷都是炮校出来的,姜华亭说155团对他排斥,他就来找我们这个炮兵主任,刘华廷说我们团长这个人脾气不好,可人是好人,你去找他吧,刘将姜领到我家,姜华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有时候都想自杀!”我说:“你胡说,你也是老兵了,党好不容易把你培养成炮兵主任,你这又是何必呢……”后来姜华亭叛变跑到恩珠仓那里当了参谋长,这不就是两重关系了吗?

      12点作战处来电话,首长要你们拂晓前出发,我服从命令立即执行。这次战斗行动我决定部队1点半出发,临走时我告诉吴晨副团长,我走后四十分钟你再绐作战处打电话,说我已经出发了。我准备带一个排、七辆卡车,出发前我又在前面增加了一辆卡车,每车一机枪一射手一驾驶员一参谋,一台车上也就四人!我规定每辆车距不得小于五十公尺,谁的车也不能随便靠近,我下了死命令,谁要是违反就执行战场纪律!从东郊团部出发到拉萨十二公里一直是闭灯驾驶开夜车,那夜没月亮,车队过了拉萨市区到了西郊,那边一个拐弯后我命令前车开灯,我的噶斯69去了第一辆大车后面,我命令如果发现叛匪前面立即急刹车,后面跟着刹车,车距五十公尺加上我车共九台车,长达一里多路。

      过了羊八井天也开始亮了,刚好恩珠仓带着叛匪过了公路,一看车不少赶快隐蔽把他们吓住了,他们人马都隐蔽在公路东边,我们在车上也不管他继续前进,我估计过了羊八井到当雄机场这段可能要出事,到了东北一道沟的地方,前面的头车一个急刹车,我的车也急刹,我一个箭步跳下来站在公路上,这时一个穿藏装人给我鞠躬,我一看,哎,你不是恩珠仓吗?一喊他名字他又给我鞠一躬,我说你不要鞠躬了,你赶快走吧,他朝我笑,我说你不要笑了,赶快走吧,我不会打你的,我见他身后有个人,我问他:“哎,你背后是谁呀?”恩珠仓懂汉话,他把右手下面的袖子揭开,我一看:“哎,这不是姜华亭吗?”姜华亭一看是我扭头就跑,我说:“你不要跑,我不打你,也不抓你。”其实我心里想只有一个排去打你,不是惹乱子嘛?我手下那个参谋不明白,他对我说:“团长,咱们打吧?”我马上骂这个参谋:“你混蛋!你敢开枪,敌人不打你我先把你毙了!”

      姜华亭跑了后,我对恩珠仓说:“你赶快走!”这时恩珠仓把右手合起来正摇三下反摇三下,离我站的地方也就是五公尺开外一下冒出三挺机枪二百多人!我当时猛一惊,头上的汗就淌下来了,别看我是带兵打过多年仗的人,猛一惊还是出了不少汗,我用毛巾擦了一下心里想:“我的妈,好危险啊……”这时参谋长又对我说:“团长,你看后面!”我往后一看,他们隐蔽的人马全部出来了,黑压压一片,足有一千多人,我想这下可钻进口袋了,前面二百人盯着,你想后跑也跑不掉……我还是很平静的对恩珠仓说:你走吧……”恩珠仓带着他的人走了,我的车队跟着照样往前开,叛匪也没有再敢动我们……

      到了黑河后,我给军区发了个电报,说我在路上碰上恩珠仓了,他没打我,我也没打他,军区回电就一句话:你不打他?他为什么不打你?我回了一句:你去问恩珠仓,他为什么不打我!”我这句话还没发出去,保卫股长进来了,他说:算了、算了,这个报不要发了,回拉萨再说吧……”

      我们在黑河搞了二十多天才回拉萨,我不是带这个排回去的,到黑河我们同一营汇合了,只用一个礼拜就把叛匪肃清了,我率部队到了安多,叛匪都跑了,结果没打上,我报告军区任务完成了,我准备返回拉萨,军区回电叫我到拉萨后先到军区报到,我想上面还是要问我恩珠仓为什么不打我的问题。

      回到拉萨后,我对团里的其他同志说:我一个人去军区,你们都不要去。”到了军区后,果真让我猜对了,他们问我恩珠仓为什么不打我,我说:这个问题你们应该去问恩珠仓!只有你们去问他,他才能给你们解释清楚!你们问我,我答复不清楚!我说完转身就出去了,我走到门口正好碰见谭政委,谭政委轻声对我说:给我讲实话,恩珠仓为什么不打你?我将事情经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最后我问谭政委:“政委,我一个排能打吗?谭政委说:你一个连也不能打!”我说:“他们又在问我恩珠仓为什么不打我?谭政委问:你是怎么回答的?我说:叫他们去问恩珠仓!谭政委说:你回答的对!从这里可以看出谭政委是非常信任和爱护干部的。

      第二天去作战室开会,我先向谭政委敬礼,谭政委给我还礼并跟我握手,谭政委在会上说:郭团长这次任务还算完成的不错了,他不打恩珠仓是对的,人家一千多号人,你一个排才三十多人,你怎么打?谭政委侧过头对我说:你过去在骑兵支队掩护三个师修公路,恩珠仓被你俘虏过三次,是军区指示你把他放了,而且在放他之前还要安排宴会,摆酒席招待他,你放了他三次是不是呀?我说:是,最后一次他还要了我一张照片呢……”

      谭政委继续说:我知道藏族人很讲义气,西康藏族人也很讲义气,西郊打得那么热闹,人家为啥不打你们东郊的部队?你们是‘朋友’……还有个姜华亭对你也很尊重’嘛……”从这里可以看出谭政委是非常了解部队情况的,对干部是爱护的,他有着很高的领导艺术!至从那次会议后,有关部门就再也不找我的事了。

      159团在尼木平叛剿匪作战中还出了个大事,我团三营七连基本打完了(牺牲了),八连也受了重大损失,光死的就有九十多个,三营损失惨重!军区要追查责任,要撤掉159团三个团级干部的职务!(两个副团长,一个主任)当时谭政委和张军长都不在军区,开会表决时,我来个不举手,那时我脑子里记得有那么一条,上级要撤下一级的干部,下一级的党委、书记如不同意的话,上级的撤职决定是无效的!我光记得这一条,到底是哪一条我不清楚,上面的人问我:为什么不举手?我直接了当回答:我反对!谭政委回来听了汇报后,他只是嘿嘿一笑气走了……

      第二次开会谭政委不参加,第三次党委扩大会谭政委还是不参加,请都请不来!后来召开三级干部会,头一天谭政委来了,从第二天开始,再也不见谭政委他来开会了,我在会上检讨了三次都通不过,要我重新做检查,会议就这么一直僵持着……这时通知来了,下午的党委扩大会改在谭政委的小会议室进行,我当时心想在谭政委小会议室开会,那谭政委肯定要参加,看谭政委这个老头怎么办?大家等了好一阵,谭政委在里屋就是不出来,大家正纳闷时,谭政委猛一把掀开门帘走了进来,这时会场安静的很,谁也不敢吱声,谭政委问:会开多久了?白健副主任一翻记录说:今天正好三十天!谭政委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他发脾气了,谭政委大声说道:叛匪在外面杀我们的干部、砸我们的汽车、抢我们的物资、打死我们的驾驶员,你们还在屋里开会,部队还不给我出动?你们现在马上出动,你们赶快亲自带部队去剿匪!”谭政委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军区又召开大会,我琢磨着怎么还开会呀?难道谭政委说话不起作用吗?结果这个大会是宣布党委扩大会暂停,各团团长去作战室接受任务!这样剿匪任务才算又开始了,那个党委扩大会硬是被谭政委给骂掉了,我们159团的三个团级干部(两个副团长,一个主任)硬是没有被撤职!

      谭冠三政委在西藏保护了不少干部,大家都说谭政委非常爱护干部,但是他对歪门邪道也决不会饶恕!我对谭冠三政委的感情特别深,自他生病住院后,我经常去看他,他这个人在18军、西藏军区、工委地方上的威信特别高,在西藏谭冠三政委从不整我,我非常怀念我心中十分尊敬钦佩的好政委谭冠三同志。

 

 

     谭戎生根据釆访录音整理

             2002625

发稿人
发表人: 肖京宁
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
现状: 国家公职人员
年龄段:中年
参军时间:1970 年 11月
原/现所在部队:
职位: 战士
电子邮箱: 2290027701
电话: 15902808429
腾讯QQ号: 2290027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