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共同关注
穿越横断山脉 走路睡觉 宗子度(时任新华社派住155团的随军记者)
发表人:肖京宁  更新日期:2022-03-21  阅读:576   评论 0   字号:加大 / 缩小


 

                                 穿越横断山脉  走路睡觉       

                                                        

                                           宗子度

                              

                      (时任新华社派住155团的随军记者)



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水似银……”每当听见《红军长征组歌》时,我就不禁回想起195010月的昌都战役,当时我是新华社记者,跟随52155团参加了这一战役。

坐落在横断山脉的昌都是从甘孜通往拉萨的咽喉重镇,西藏噶厦政府在这里不但设置了“总督”,而且还布置了重兵把守!昌都战役经历了19个日日夜夜,昌都战役打开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大门,整个战役、战况虽不算激烈,在其艰苦程度却是罕见的,对我这个学生兵来说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这里简述一个片断,雪泥鸿爪以忆往昔峥嵘岁月。

昌都战役中,我跟随155团进军昌都。渡过金沙江后,155团担任小北路大纵深远距离迂回作战任务。为彻底端掉昌都藏军大本营,急行军就成了迂回部队的主要任务,我们是抄小路、走捷径快步走,不分白天黑夜地走,遇山翻山、遇水蹚水,藏军骑马,我们步行,两条腿与四条腿赛跑,而且还要赛过它、兜住它!

高原空气稀薄,氧气比平原地区大约少三分之一,我们迂回走的这条路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部队在高海拔地区行军呼吸急促,人也容易困乏,再加之人烟稀少,对沿途情况了解不多,有时还要自己找路,更增添了行军困难,我这个缺乏锻炼的学生兵就大吃苦头了……

部队过金沙江后不几天,因为过河蹚水要脱鞋,到对岸后虽然能把脚擦干穿鞋赶路,但经过多次蹚水过河,我就不可能每次等脚干透再穿鞋!我动作慢,为赶队伍,我多次蹚水没擦脚就穿上鞋,所以我的腿整天都是湿漉漉的,我的脚开始打泡了,很快成了“炮兵团”,泥沙血斑粘糊鞋袜脱不掉不说,休息后起步走钻心地痛,不过这也是表面的皮肉伤,忍着走一会也就“麻木不仁”了。

我们155团翻过扎曲拉大雪山后,沿扎曲河南下三两天即可直取昌都,这下好了,我们也不用再翻山越岭了。今天傍晚正准备搭帐篷宿营时,带领3营的团参谋长肖猛同志接到52师师长吴忠通过报话机下达的命令,昌都大批藏军有西逃迹象,52师从西北南下堵截藏军的骑兵支队和154团还没到达预定地点,吴师长命令1553营不管部队如何疲劳,也不管掉队人员如何严重,必须继续迂回前进,去包围昌都东北部都兰多据点的藏军,要保证该据点藏军无一漏网,不使其退入昌都城内,以免惊动昌都藏军大本营!保证156团侧翼安全,能够顺利拿下昌都!肖参谋长执行命令坚决,立即令全营撤掉帐篷即刻出发!

我们前进的东北方向山岭重叠道路险阻,北面雪峰林立像是一道白玉屏风!当时每名战士背包后系有一条白毛巾,这是队伍作为前后联络的记号。朦胧夜色中,我跟着前面移动的“白影”吃力的行走着,午夜时分,队伍来到一条冰川峡谷口,峡谷口堆着一大片乱石,峽谷里满是厚厚的冰雪,既像绵花又像云团,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冰川。

进军西藏前,我在重庆图书馆看过这样的资料:远古洪荒,地球曾经历过冰川时代,后来随着气候变暧,冰川逐渐消融,有的退缩到阴暗的山谷里躲藏起来,有的则仍很活跃,而活跃的冰川往往会挟带着成千上万吨冰渍石和漂砾等向下奔腾流动,滚滚洪流撕裂山体冲出峡谷,形成凶猛的泥石流,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冰川暴发。

3营官兵在冰川吐岀的乱石堆里穿行,行军难度加大,不少人扭伤了脚或是擦破了腿,我虽然困得眼皮直打架,但一刻也不敢合眼,紧紧跟着前面的“白毛巾”,我们休息时大家还相互提醒不要睡着了以免掉队,老战士教我实在熬不住了可找一小节树枝或草棍撑住眼皮,不让眼皮闭上。我这样试过了,不但不行而且还泪流不止,不过这一折腾倒也暂时驱走了我的“瞌睡虫”

第二天一早,队伍以班为单位煮点代食粉当早餐,吃完后继续赶路,随着我们不断前行,道路两边的山峰逐渐合围上,我们来到了半农半牧地区,这里土地平瘠荒芜,偶尔可见一些羊群在山坡上缓缓蠕动,增添了些生机。走着走着一道棕色的沙砾斜坡横在眼前,斜坡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北边崖石颜色赭红夹杂着一块块铁锈色斑痕,沙砾斜坡南边的小河上雾气沉沉飘来一股流磺气味,队伍从一个壶芦形的温泉边走过。

这个天然温泉碧水泱泱热气腾腾,好几个泉眼咕噜咕噜不停冒着热水,溢出泉池的温泉水流成一条小河,看见这样的“人间瑶池”,我的精神为之一振,睡意也消退了许多,心想要能跳进去洗个澡多好呀……

部队经过了温泉后,我的“瞌睡虫”又开始活跃起来,眼皮开始不断打架了,这时队伍正好行进在一个小草坪坝上,草坪坝坡度平缓,道路也比较宽敞,我的思想开始放松了,思想一放忪眼睛便不由自主的迷成一条缝,迷迷糊糊地跟着走,这时我的脑子是一片混沌,完全就跟睡着似的,人虽然睡着了,但我的脚却还在走路……

我走着走着突然左脚踩进一个草洞,一只灰色尖喙的地老鼠和一支羽毛黑白相间的小雀子从草洞里吱吱地窜了出来,把我吓了一大跳,西藏草原特有的“雀鼠同穴”使我清爽了许多,这一吓瞬间就把我的“瞌睡虫”赶跑了,我眨巴眨巴眼睛继续跟随部队行军,这时我才体会到人困极了,真的走路也能睡觉!

 

                                                                           摘自《为和平解放西藏而战》

发稿人
发表人: 肖京宁
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
现状: 国家公职人员
年龄段:中年
参军时间:1970 年 11月
原/现所在部队:
职位: 战士
电子邮箱: 2290027701
电话: 15902808429
腾讯QQ号: 2290027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