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春秋 >> 轶事
军营轶事(之五)
更新日期:2017-10-21    阅读:6386    评论:0    照片:无    字号:加大 / 缩小
 
三十一、世界之最的边防城镇~帕里镇


  位于亚东县境内中部的帕里镇,有“世界最高城镇”之称,“帕里盆地”面积为361平方公里,海拔4.360米,处于喜马拉雅山南侧的高山草原地带,


    年均气温为-0.2℃,最高气温在19℃左右,冰雪融水资源十分丰富,是个半农半牧的地区,

     

   也是西藏南部贸易中心和通往锡金,不丹,印度的交通要道。

 

   
   帕里镇座落在“喜马拉雅山”南北分界点上一片群山环抱的开阔盆地坝子上,

 
    距亚东县约50公里的路程,扼守着亚东峡谷,俯瞰着孟加拉平原,东与不丹国接壤,与不丹国仅有一山之隔,扼守着亚东通往腹心地区的咽喉部位,交通,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自古为藏南军事重镇,是日喀则地区的边防重镇之一。                     

 

 

    帕里草原是西藏典型的大型牧场,由于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降水充沛的帕里草原,是西藏最为肥沃的草场之一。帕里境内,不仅有丰富的矿产,野生动物,植物资源,还有肉质鲜美闻名的帕里牦牛,

    及高原虫草,贝母,雪莲花等等,“虫草”收入,成了当地居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帕里草原蕴藏着丰富的“虫草”资源,因此,当地藏民们经常是“三人一队,五人一群”的自由组合成队后,一同到帕里大草原上去挖“虫草” 

    正常情况下,每人每天挖的“虫草”的收入,基本都在三百元左右,这笔细水长流的账,不可细算!在当地,应算是高收入群体了。

 

    帕里的贸易业是该镇的支柱产业之一,边境上的商业贸易发展潜力极大。
    由于受到地理位置及环境的影响,帕里镇境内的自然灾害频繁,夏有山洪,
   泥石流,冬有雪崩,雪灾等等,
   这些恶劣的自然环境,就是我们开展高原部队科研调查选点的重要依据。
    在“帕里镇”除了我们要前往进行调查的边防哨所外,还驻扎着空军的一个雷达团,因此,当年帕里镇的军人和亚东一样,在街上较为常见。

 

 

 
    “帕里”的藏语意思是:“群山旋转的地方”离镇区相隔不远两座小山之间的山垭口,就是“中,不”边境的交界处“敏嘎山口”过了山口,就是不丹王国了,

 

 

 
    由于“中,不”两国关系长期以来都比较友好稳定,所以,在帕里边境上,是看不到亚东“中,印”边境“乃堆拉山口”哪种戒备森严,充满火药味的敌对对峙状态的,靠近边境的帕里居民,自古就有与不丹商人进行商贸交易的传统习惯,当年,在我们上帕里去的时候,“中,不”两国政府,对两国民间的贸易交流,基本上是“敞开式”的来去自由(据说现在也只需要到边防派出所办理一个简单的手续即可),中,不两国民间的边贸生意就在帕里草原的一遍开阔地带进行,

 

 
    因此,边贸交易自由的帕里镇居民都十分富有,居住的房子,都是用石块垒起来的古朴庄严藏式楼房,一眼望去,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帕里镇也有城镇之美名,但由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也在海拔4.300米以上,离大城市又远,所以,当年的帕里镇,一到冬天便大雪封山与世隔绝,当地的军民既吃不上新鲜蔬菜还缺水缺电,生活环境也十分艰苦,驻守在镇上的西藏军区边防六团某部,就是守卫在这种恶劣自然环境中的一支部队,我们,就是为了他们而来。
    帕里边防的“无名高地哨所”矗立在“中,不”边境的“桌莫拉日峰”山脚下,(当地藏民称呼的“神女峰”),是“帕里镇”的主要战略制高点,
 

       哨所的旁边有一座名为“日琼布多寺”的喇叭庙,

           一边是军营的出操作训口号声,


         一边是寺庙中传出的诵经声,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天籁之音”这边口号声声,哪边诵经不断,反差极大!在“帕里”人人都知道有个“无名高地”就连远道而来朝拜的藏民,也知道在“日琼布多寺”旁,有一个驻扎着“金珠玛米”的“无名高地哨所”由于“哨所”与“寺庙”相邻,哨所的官兵经常给“寺庙”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庙里的喇嘛们,也时常给“哨所”的官兵送去热腾腾的酥油茶,因此,“庙,所”之间的“拥军爱民”活动开展得十分和谐友好,庙里的喇嘛们都赞扬道:“金珠玛米亚古嘟”(解放军好)!
    登上海拔4.500米的“无名高地哨所”举目远眺,
                     帕里镇的全景尽收眼底,
    在这个四周群山环抱的帕里盆地中,每年在盛夏季节时,山谷里开满了高山杜鹃花,景色十分迷人!
    但大部分季节中,却经常是“风吹沙石满天跑,天无飞鸟氧气少,六月天气下冰雹,一年四季穿棉袄”我们的边防官兵怀着对祖国和人民无限忠诚和热爱的奉献精神,守卫在“中,不边境”的“大门”上,冬去春来,岁月匆匆,哨所里一批又一批的边防官兵走了又来,来了又走,虽然当地藏民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姓啥叫啥,但他们带来的是“金珠玛米”对藏族同胞的深情厚谊,带走的却是对藏族同胞深深的眷恋之情。
   我们从亚东“边防六团”的驻扎地出发,经过几个小时一路向上的爬坡路程,安全抵达了帕里镇边防六团某部的营地,部队为欢迎我们的到达(指战员们都知道我们是为改善他们的身体健康及福利待遇而来的,所以,也象其它边防哨所一样,由衷的欢迎我们光临),特意宰杀了一头帕里牦牛为我们接风(帕里牦牛素有“喝的是雪山矿泉水,吃的是虫草”而享有美名,其肉质鲜美,营养丰富美味闻名全西藏和周边国家),这也是当地居民迎接远方来客的上等佳肴,酒足饭饱后,连里给我们每人送来了一个鸭绒睡袋,作为我们睡觉的被俱,连部的驻地离“无名高地观察哨口”有一段不远的距离,连领导带我们去看了看“无名高地”的观察哨所,作了一些扼要的介绍后,便又带我们回到了连部的驻地,当晚,我们一个个都早早的钻进了鸭绒睡袋中,本想美美的睡上个好觉,但刚钻进睡袋一会,还没来得及打呼噜,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枪声(这是我们工作组一路走来,第一次遇见的意外情况),因为白天我们刚视察了“无名高地”听连里介绍了“中,不”边境上的一些情况,所以我们都十分清楚的知道,这里离不丹国近在咫尺,虽然没有象亚东“乃堆拉山口”哪样枪对枪,刀对刀,的敌对紧张对峙场面,但也毕竟是两国之间的交界处,所以,一切皆有可能发生!外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我们一概不知,因此,战友们全都拉开睡袋的拉练,从睡袋中钻了出来,我迅速的掏出手枪将子弹拉上了膛,这是我们工作组唯一的一只能用于自卫的武器,这还是在临进藏时,所领导吩咐我带上的一只手枪,因为当时我的公文包里装有文件及差旅费用,所以才带了这么一只手枪以防不测备用,在成都,平时我们干部配发的手枪,都是由部队有关部门统一集中保管的,我带的这只枪,自进藏后,除了打了打野兔及地坡鼠外,几乎没有排上用场,听见房外不远处传来的阵阵枪声,我心想,这次可能会有用枪之地了。队友们都跟着我走出了房间,来到外面观察动静,远处传来的阵阵密集枪声,将大家的睡意全都给惊醒了!正当我们迷惑不解的时侯,只见连长带着个通讯员朝我们走来,他一边走一边对我们通报道:没事!没事!走近后才祥细的告诉我们,据“无名高地”的观察哨报告,“中,不边界”的枪声,是不丹军队有边境上搞夜间实弹演习,与我方无任何关系,接着又对我们安慰道:没事了,请首长们回去休息吧!有情况,我们会通报你们的。听了这番话,我们才神魂未定的又回到了房中钻进了鸭绒睡袋,闭着眼,睁着耳,似睡非睡的听着屋外的动静,

 
   哪一晚,我就是在半睡半醒之间迷迷糊糊的到天亮,其他同事睡没睡着,我没去确认过,但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一个个都略带倦意的精神不振,当谈及到昨晚的枪声时,有队友幽默的说了一句:“这是不丹国王为我们举行的欢迎仪式”我们刚从亚东来,就受惊了一场!大家不由得的又眷恋起山好,水好,风景秀丽的西藏江南亚东镇了!虽然帕里离亚东仅有几十公里的路程,但却明显有了天地之别的变化! 
   第二天早上用过早攴后,工作组领导考虑到昨晚的虚惊导致大家没能休息好,便安排大家上午自由活动,以补补睡眠,决定下达后,有些队友便回寝室休息去了,而我自从上了高原后,也许是由于高原缺氧的原因所致,精神就特别的亢奋!早就听说在帕里草原上遍地是虫草,所以我便好奇的决定利用这难得的休息时间到草原去看看,如果真能找到一点虫草带回成都,也可以炫耀一下这些“战利品”虽然哪时虫草还并不昂贵,但它却与雪莲花一样具有同样的意义,都是雪域高原的特产,就如同我们在内地出差时一样,无论到哪儿,总要带点当地的土特产回家给亲朋好友们尝尝鲜,于是我便向领导道明了去向,请了假,因考虑到昨夜的虚惊情况,想到队友们都未休息好,所以也没约其它的队友同行,平时外出时,一般情况下,都是三五成群的同行,一是为了安全,二是人多乐趣就多热闹,但没想到我刚走出营门不远,便发现有人尾随而来,我一转身,只见三四个队友嘻皮笑脸的朝我追了上来,哦!天呐,这帮“哥们”平时就是喜欢和我粘在一起,无论我去哪,他们都是不请自到的随着我一同前行,因为他们都觉得跟我在一起时,无论是工作上还是在平时的生活中,都是其乐融融的,所以,我若要想独自悠闲一下,都是难乎其难啊!哪时我们都还年轻,都是三十左右的热血男儿,身上充满了青春活力和朝气,工作中如此,生活中也是如此,这些从军区下属各部队抽调上来的有关配合调查人员,在连续几年对高原部队有关科研项目的调研工作中,与我们朝夕相处并肩战斗,建立下了深厚的战友之情,因此,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仍能给我们留下一些美好而又难忘的回忆…!我转身迎上前去,亲热的问道,你们不在家休息,又跟着来干啥?他们嘻皮笑脸的回答道,陪你一起去看草原哪!你去草原也不招呼我们一声,就自己悄悄地的遛出来了,不够意思的哈。我无奈地摇摇头,不加解释的说道,哪好!走吧,一起到帕里草原上看看去。我们边聊边向帕里草原走去,昨晚的虚惊和倦意在嘻嘻哈哈的谈笑声中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当我们正在兴致的朝前行走着时,突然,窜出一条藏狗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当年,在西藏,无论在哪个城镇,包括在拉萨市,随处可见一群一群无人管制的流浪狗满街乱窜,满街大小便,真是恶臭薫天!




     在当时,内地还很难见到的狮子狗,哈巴狗这些宠物,在西藏,却是比比皆是满街乱窜,如果当时内地的狗贩子有这个意识,跑进西藏去抓一车狗回来贩卖,就一定会发大财!这些宠物狗都是从当年西藏的贵族阶层从英殖民地印度带过来的宠物,经过多年的繁殖已泛滥成灾,流落到了民间遍地开花,虽然西藏的文化经济都普遍落后于内地,但在养宠物狗这方面,却比内地超前了又超前),面对这只突然窜出来的不速之狗,我们并无惊恐畏惧感,

 

   因为在内地时,我们也能常常遇到这种恶狗挡路的情况,但是有所不同的是,内地狗只需对它大声吆喝几声或者拣块地上的石头朝它扔过去,它便会退让跑掉了,但这只藏狗任凭我们对它如何大声吆喝都没有一点怯意,根本就无视我们人多势众的威慑力,反而越叫越凶,越战越猛的向我们步步逼近扑了上来,

 
   眼看就要扑上前来伤及到战友了,见此险情,我迅速的从腰间掏出手枪,近距离的朝着即将伤害到战友的恶狗头部连开数枪,只听哪畜牲嗷的叫了一声,便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我带着昨晚受惊的怨气,和被这条恶狗瞬间激怒的情绪,怒气未消的走上前去,将弹夹里剩余的子弹,统统朝这条恶狗的身上打了出去,战友们也气愤的走上前去用脚踢着恶狗的尸体幽默的骂道:“你这个狗东西的,也不看看我们是谁?你家“达赖喇嘛”都惧怕的“金珠玛咪”你也敢咬啊…!”平时,在正常情况,我们也是与动物和谐相处,但在今天这种突发性的意外情况下,就只能“该出手时就出手了!否则,一旦咬伤任何一位战友,哪后果就更为严重了!事后,我们通过各种迹象分析,这显然是一条没有主人管制的流浪狗,因为在藏区,无论是在城镇还是在草原藏包前,凡是有主人的藏獒狗,都是被藏民用铁链栓在门前和藏包前的,此举,除了能吓唬草原上的野兽外,另一个目的,就是用来预防藏狗失控伤人,据说这种藏狗十分的凶悍,能与老虎,狗熊相对抗,一般的小型野兽根本不是它的对手,赤手空拳的人也奈何不了它!多亏当时我掏枪出手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无论是咬着我身边的哪一位战友,只要一口下去,这位战友便会提前结束我们尚未完成的光荣使命,住进医院去养伤了!一路走来,各种艰难困苦都没吓退我们,岂能让这只疯狂的流浪狗给我们造成非战斗性的减员伤害呢!因此,它的恶意攻击行为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自寻灭亡必死不容。
    经过昨夜不丹军队在边境上搞实弹演习的一场虚惊和这条流浪恶狗的骚扰后,使我们都感到十分的晦气!我们一路走来已经过了很多艰苦环境的边防站所,都还没有遇到过这种十分不友好的“待遇”因此,我们觉得,帕里高原对我们而言,既神秘而又不吉利!瞬间,我们原计划到草原去采虫草的兴致便荡然无存了!心想,再继续往前走,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情况,如果再窜出一群草原狼来,在我手枪子弹已打光了的情况下,我们岂不是要赤手空拳的斗恶狼了么!无论伤及到任何一位队员,都会直接影响到我们调研工作的顺利进展,想到此情此果,顿觉毛骨悚然!三十六计,撤为上计!于是,我们便理智的从来路安全返回了边防站的营区。回到寝室后,兴奋过度的我们都感到十分的疲惫,于是便一个个钻进了鸭绒睡袋,开始了呼噜声声…。
    虽然帕里的海拔位置也在四千米以上,但它毕竟是一个享有世界最高城镇盛名的一个城镇,不仅孕育万物的雨雪资源较充足,并且还具有城镇化的生活环境,因此,与我们前面所调查的哪些 “前无人迹,后无人影,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荒无人烟的一些边防哨所相对比较而言,生活工作条件,都有了明显的不同。

       镇上不仅有城镇特征的房屋建筑群,

         

   还有象征着人气较足的军民在街上走动,

 
     镇上还有购买所需生活物质的藏民商店,

 
   除了能吃到较为丰富的主,副食品外,还能吃到“吃虫草长大”的帕里牛羊肉。镇上的精神文化生活也很丰富,

 
   根据以上一些特征,帕里才不负“世界最高城镇”之冠。帕里边防线上的指战员们,就是在这样一种既是高原又是城镇的环境中,坚守在中,不国际线上。

 
    在帕里边防指战员的极积配合下,我们顺利的完成了此行最后一个调研点的科研调查任务。一路走来,我们不仅亲眼看到并亲身体验到了我边防官兵们在恶劣的高原环境中,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用自己的青春和血汗,普写着对祖国的忠诚二字!共和国有了这些不畏任何艰难险阻的钢铁战士守卫在祖国的边防线上,祖国和人民感到无比的欣慰和放心!他们不辱使命,牢牢坚守在祖国的西域边疆,无私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力量,他们是共和国最可爱的人!最值得敬佩的人!我们应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续读“军营轶事之六”   )



 

发稿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服务项目 | 网站留言 | 网站管理
  四川省建设投资服务中心  版权号:21-2009-L-(6198)-0144  蜀ICP备13023983号-1
总访问量:
军旅岁月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