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春秋 >> 轶事
军营轶事(之六)
更新日期:2018-04-06    阅读:5571    评论:1    照片:无    字号:加大 / 缩小

                   再见!西藏     再见!布达拉 


 

 

  结束了对“帕里边防站”的调研工作后,我们开返程。“帕里边防站”是我们此行西藏进行科研调查的最后一个调研点,也是我们此行西藏的一个终止点。

 

    汽车在宽阔的雪域高原上奔驰着,我们裹着军大衣,在颠簸的越野车中打着盹,虽说是高原风光无限好,但我们一路走来已欣赏了无数的高原美景,因此,对车窗外大同小异的景色,已是见多不鲜了,除了驾驶员得集中精力开车外,我们都选择了蓄精养锐的明智之举,裹着军大衣在车上打着瞌睡,嘿嘿!我们在雪域高原几千里的来回长途奔波中,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无所作为”昏昏欲睡而过的…。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车停了下来,按惯例,我们都陆续下车准备活动一下长时间倦屈着的身躯,下车后才发现,原来我们是到了一个渡口,正在等待轮渡渡河,

 

 

   河滩上十分热闹,聚集着一些老老少少的藏民,也在等待着渡河,回首间,我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

 

   经过大脑几秒钟的快速回忆定位,我立刻确认出这双天真清澈的眸子是我在拉萨市八廓街用相机捕捉到的一个藏族小女孩眼睛,当时,她哪双充满了童真和疑惑的眼神,给我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

 

     因此,当我再次看到这双熟悉的眸子时,瞬间便认出了她,小女孩似乎也认出了我,也用一种惊奇而又纠结的眼神看着我,也许她心里在想,这位在八廓街给我照相的“金珠玛米”怎么也到这里来了呢?(我在拉萨八廓街给她照相时,她也一直用这双天真疑惑的眼神盯着我),

 

    此时,我已基本上猜出她一定是跟随父母到八廓街大昭寺朝拜完后在返乡的途中,这样的偶遇,使我俩彼此都显得惊奇!我转身从我们乘坐的越野车中拿出了两块压缩饼干朝着藏族小阿妹招了招手,示意给她压缩饼干,(这是我们上高原后所备用的临时干粮,我们在荒无人烟的大草原上驱车赶路时,中午就吃上两块压缩饼干及喝点军用水壶中的水来充充饥,刚开始我们吃压缩饼干的时候,还觉得咸甜咸甜的很香,但连续吃上一段时间后,就觉得贬味没了食欲,可是,在哪荒无人烟的大草原上,不想吃,也只有这个东西能充饥,饿急了的时候,为保持体能,也顾不上可口不可口的口感了,就当完成任务似的咬上两口在口中慢慢的嚼着“品味”),小阿妹稍稍犹豫了一下后,便朝着我腼腆的走了过来,然后,从我手中接过压缩饼干后,连谢都没道一声,便又害羞的跑回了藏民群中去与她的小姐妹们分享饼干了,我看着她哪天真可爱的动作,回过头对站在我身后,正在疑惑不解的战友们讲述起了与这藏族小阿妹在“八廓街”的一面之交缘故,当我正在讲述时,只见一群男女老少的藏民竖着大指姆,口中念念有词的朝我们围了上来,

 

    稍懂几句藏语的西藏军区驾驶员朝我笑着说,呵呵!这下热闹了,他们都是来向你这个行善的“活佛”要压缩饼干的。我一听才愰然大悟的明白了藏民们竖着大拇指口中“叽里咕噜”的意途,还没等我作出相应的迥避反应,藏民们已伸着大指姆将我们围在了当中,我以一种无奈而盲然不知所措的表情面对着他们,心里在快速的想着应对办法,怎么办??给吧,我们就得挨饿!不给吧,又怕伤了藏民们竖着大拇指的赞美之情,更对不起他们口中反复念叨着的“金珠玛米亚咕嘟!”无奈之下,我转头用请示的眼神看了看陆所长,这位一惯待兵随和而又人性化的领导似乎明白了我请示的眼神,他下意识的咧了咧嘴,似笑非笑的转过了身去,我立刻领会了陆所长此时用肢体语言发出的信号,转身就意味着默许,哦!玛昵玛昵的嗡啊…!陆所长这个“有意无意”的转身动作,可真是帮我解了个大围呀!于是我转身便向越野车走去,战友们一看我真动了善心要大发慈悲了,一个个诡笑着赶紧跟上前来,从装着压缩饼干的纸箱中每人抓了两块压缩饼干装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因为他们十分清楚的知道,饼干一旦发完,就意味着我们在路途中将面临着挨饿,所以他们便先下手“备饿备荒”了,我微笑着将纸箱中剩余的压缩饼干一个一个的全都发给了紧围着我的藏民们,直到我将纸箱底朝天的示意给他们看已经没有了后,他们才慢慢的散去。战友们看着我“被动行善”的样子,都开心的笑了起来,呵呵!他们总算看到了我也有无奈何的狼狈样了!但是,当我看着小阿妹和藏民们吃得很香很开心的表情时,顿时觉得自己还是很有点“活佛”感的。

 

    当渡船载着我们工作组的车离开河滩向对岸驶去时,只见小阿妹在人群中灿烂的笑着,一边吃着压缩饼干,一边不停的向我挥动着小手,哦!再见了,可爱的藏族小阿妹。

 

    我们又开始了长途奔波的旅程,裹着军大衣,闭着双眼在越野车上颠呀颠,摇啊摇…迷糊中,我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的鼻前来回的晃动着,我用鼻子嗅了嗅后微微的睁开一只眼观察车内情况,原来是战友们正在啃压缩饼干,其中一位战友一边啃着压缩饼干,一边用另一只手拿着一块压缩饼干在我的鼻子前来回晃动诱惑着我,我装作没看见,闭上眼睛将头又缩进了军大衣中准备继续昏睡,以此来拒绝这种深度诱惑,心里想着,今天虽然康概行善当了一回慈善家,但却把大家的午餐都给康慨出去了,队友们虽然都没责怪我,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愧疚感的不好意思!自己犯下的过错,就得自己来坦然的面对挨饿!怎好意思再向队友们伸手去要他们在慌忙中匆匆抓到为数不多的一两块压缩饼干呢!尽管自己肚中的肠鸣声也响如鼓,但还是想装一次“硬汉子”给战友们看看,以此来对抗队友们善意的诱惑,心中坚定不移的抱着一个念头,只要坚持到宿营地住下后,牛奶,面包都会有的!想到此,我便将头又往军大衣中缩了缩,并用大衣领遮住了耳朵,以挡住车内哪十分剌激食欲的嚼饼干声音,抵制诱惑!突然,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个接一个的顺着我的大衣领滑了进来,我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原来是队友们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压缩饼干一人省出一块塞进了我的衣领中,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挑逗了!我将军大衣一掀,便坐了起来,抓住身边正在“骚扰”我的一个战友,用手指使劲的弹着他的额头,战友们见我终于装睡不下去了,便都笑了起来,驾驶员也不时的回过头来学着藏民们向我讨要压缩饼干时的“叽里咕噜藏语”调侃着我,重温着哪一慕令我“啼笑皆非”的情景,顿时,车上嘻嘻哈哈的笑声一遍,越野车在大草原上肆意的狂奔着,这种甘苦共享其乐融融的战友情意及气氛,在雪域高原宽阔的草原上缓缓的释放着,深深地融入进了雪山草原中,看着车窗外的蓝天白云,雪山草原,羊群象珍珠般撒在草原上的美景,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啊!悠悠之中,耳边似乎传来阵阵“高原风光无限好,叫我怎能不歌唱”的天籁之音。

 

 

   我们乘坐着军车在雪域高原上继续奔跑着,自从进藏以来,我们基本已适应了这种经常在车上摇摇晃晃,颠颠簸簸的生活,

 

 

    刚开始,我们出于初上高原的好奇新鲜感,眼睛不知疲惫的盯着车外高原景色贪婪的欣赏着,慢慢的便由新鲜感转入成了麻木感,上车后,车一起步,我们便裹着军大衣开始迷糊昏睡,车一停下后,大家除了抓紧时间先方便,然后再活动活动一下身躯,便又钻进了车中,此举,一是为了躲避高原紫外线对皮肤的伤害;二是为了躲避雪域高原哪剌骨的寒气,偶尔遇到放牧的牧民时,我们会朝车窗外看一看,并打个招呼,

 

 

 

    有时遇见有藏蓬的地方,我们还会钻进藏蓬去向藏民买上一碗酥油茶喝,暖暖身子,

 

     藏民们都非常好客,对我们这些“金珠玛米”也十分的友好,一般都是热情的将我们请入藏蓬中后,便立即给我们制作新鲜的酥油茶喝,刚开始,我们还很不习惯喝这种味道怪怪高能量的东西,但喝上几次后,慢慢觉得此物既解乏,又提神御寒,恢复体能极快,难怪藏民们一个个都长得“牛高马大”的,除了与常食的牛羊肉有关联外,酥油茶也是补充藏民体能营养的一个主要途径,此物,真乃好东西也!

 

 

    在返回拉萨的途中,我们路过了西藏知名度很高的三大圣湖之一“羊卓雍湖” 并在西藏军区羊卓雍湖浪卡子兵站住宿了一天。

 

 

    羊卓雍湖在藏语的语意中称之为“ 碧玉湖”或“天鹅池”

 

   羊卓雍湖距离拉萨市约一百公里左右,当地藏民又简称为“羊湖 ” 位於雅鲁藏布江南岸的山南浪卡子县境内,湖面海拔高度为4441米,湖岸线总长为250公里,总面积为 638 平方公里,湖内水草茂盛,鱼类资源丰富,是喜玛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羊湖”象一面铮亮的镜子,平铺在宁金抗沙峰等三大雪峰之下,将雪山倒影在明镜般的湖水中,湖光雪山并美争艳,冠绝藏南,真是美景无限啊!

 

     在雅鲁藏布江及草原湖泊中炸惯了藏鱼的我们,一见穿梭在“羊湖”水草中一群群肥硕的藏鱼 ,手就有些痒痒的忍不住,真想扔两个装满炸药的罆筒瓶下去,然后举手便获鱼满仓 !但面对着明镜般的圣水湖又于心不忍的下不了手,我们只好理性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在湖边漫步的欣赏着“羊湖”的美貌!好在当晚西藏军区浪卡子兵站为我们解除了这种心头之痒!该站用鱼网为我们捕捞了“羊湖”的藏鱼,做了一顿鲜美的鱼肉大攴,这也是我们进藏下基层部队开展调研工作以上来,最可口的一顿美鱼大攴!一路走来,只有我们在草原上炸鱼往部队带的苦力事,却没想到在“羊湖”的浪卡子兵站,我们能以“享受者”的身份,享受了一顿由兵站为我们提供的鲜鱼大攴,哪个鲜美味呀!现今想起,还余味犹存的…。我们在浪卡子兵站住宿了一晚后,于次日便返回了拉萨西藏军区大院内的第一招待所住下,一边休整,一边等待着西藏军区为我们安排军航返回成都大本营。 

 

    我们在西藏军区第一招待所住下后,一边休整待令,一边整理着科研调查的有关数据资料,这段时间比较悠闲自在,在艰苦的基层部队连续跑了几个月,回到海拔仅有3658米的拉萨市后,就犹如回到了内地一样,在海拔五千米左右边防哨所上的哪种头痛脑晕连氧气都吃不饱的感觉,已荡然无存了,我们一个个又精神了起来。

  

     当年我们上西藏时,也正是少数“藏独份子”闹事的时候,即是在拉萨市内,也常常发生“藏独份子”恶意攻击汉人的敌对事件,

 

     因此,军区有关部门给我们打招呼,最好不要走出部队营区到大街上去,由其是不要单独行动,免得遭遇不测。因此,我们基本上就在西藏军区大院内活动,很少外出上街,即便是偶尔上上街,也是三五一群的同行,以防遇到意外时,大家一起共同应对突发事件。

    军区一所后面有个小门,走出此门后,便是一片林荫小路,小路的旁边就是拉萨河,我们喜欢早上到哪儿去散散步,西藏军区文工团的团员们早上也常在哪咦咦咦…啊啊啊…的练声,其中还有一些十来岁的小文工团团员在哪练功,看着他们天真稚嫩的小样,我们便走上前去想与他们逗逗乐,可别看这些小文工团团员们长着一张张稚气的小脸,一张口,都出口不凡!无论是语气还是语言 ,都流露出十分的老练和严肃,他们一边练功,一边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我们,一边又用一种超越年龄且又很严肃认真的口气对我们说:“我们正在练功,请你们不要影响我们…”一番话说得我们顿感尴尬,只好无言以对的知趣扫兴离去。

    静静的拉萨河,在西藏军区第一招待所的后面悄然不息地流淌着 ,    

 

 

    每到藏历七月(汉族的阳历九月)藏族的“沐浴节”来临时,,这条河便会热闹起来,在这个为期一周的藏族“沐浴节”里,拉萨市的藏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会来到拉萨河边进行沐浴,

  

     这种场面,在内地会被视为有伤风化且不文明的现象对待,也是绝对看不到的奇景,而在西藏,这种风俗却被视为圣洁的正常行为;更有奇景在亚东的康布天然温泉池中,南来北往路过的藏民们,都会在路边的天然温泉坑池中脱得一丝不挂的男女共浴在路边天然的温泉坑池中沐浴解乏,男女面面相对边说边笑的各自擦洗着身上的污垢,既无任何遮掩也无丝毫难堪,更令人赞叹的是,在这种男女共浴一池的背景下,藏民们却从未发生过性侵事件,这种自律的思想境界和神圣行为,远远的超过了内地“有文化且讲究精神文明”的汉族男女们,藏民们赤裸面对却从不越“雷池”半步,而内地的“文化汉人”们,却隔着衣裤还常在光天化日的公共场合中进行性侵行为(极少数人),相比之下,一直被世俗偏见认为半文明半原始藏民们的思想境畀和自律性,却比“文化人”(汉人)高尚得多,藏民们赤裸着身体坦诚相见,不羞不涩心无邪念;而我们有些“文化汉人”却一见这种神圣的场面,就会上纲上线的去联想乱评乱论,心生邪念,可怜的“文化人们”啊!即使有再多美丽的“风景线”经过你哪邪恶的理念一审视,就会变得哪么的丑陋不堪!尔虽外表文明,但你的内心世畀却如此的黑暗!人世间美好的东西经你那复杂的大脑一“过滤”便荡然无存了,悲哀!现今、这些原朴的“风景线”已难看到了,因为随着社会的进化及人类思想“与时俱进”的现实观念,哪些曾经裸露在路边的天然温泉坑池,都已变成“市场经济化”的被圈围起来开始收费入池了,这种“若从此路过,留下买路线”的经商行为,不仅减少了西藏一道独有的亮丽风景线!而且使原来神圣无暇的藏族文明精神也贱踏了!笔者认为,若继续照此“进化”下去的话,也许有一天西藏的“天葬”习俗也会被“文明”了的人们给“进化掉”这并非是推理性的猜测,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吐故纳新”的与时俱进,曾经的任何不可能都会变成皆有可能。


  藏民这种沐浴爱好及习惯,有点类似云南傣族(水傣)的风俗习惯一样,共性是,都喜欢泡在河水中惬意的沐浴,有所不同的是,藏族一年只有七天集中的沐浴,并将此当成一个节日来庆贺(沐浴节);而云南的“水傣”却“一日三浴”把沐浴当成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犹如一日三攴饭一样的必不可少,由此可见,两个民族民俗文化风情的差异和对沐浴的情有独钟!不同之处是沐浴的方式有所区别,即:藏民赤裸浴,傣民裏纱浴。

 

 

  藏族“沐浴节”时,在拉萨河两岸,随处可见赤裸着上身的男女藏民在河里梳洗着的情景,

  

  这是西藏每年一次的独特风景线,由于我们连续几年分不同的季节上西藏高原搞科研调查,所以,也赶巧目睹到了这一传统的西藏民族风俗场面 。                   

  没上西藏前,我们曾听到过这样的传说,藏民一生只洗三次澡,出生时洗一次,结婚时洗一次,逝世后洗一次。因此,藏民身上的异味渗人!相隔一米之距,你便可以嗅到藏民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说不清,更道不明的“综合性气味”但是,我们到了西藏后,这种“特色”在现今已文明开化了的新藏民身上消失了,内地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哪种“女人香”味,在现今藏族女孩的身上,也悄然的飘香着,但是,偏远牧区的牧民身上却依然散发着哪种原朴的“综合性味道”这些显著的变化和差异,以及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差异,还是一目了然的。

 

 

 

 

    西藏,曾经对我们而言,是个十分神秘的区域,过去我们未进藏前,对西藏的了解仅仅是从电影“农奴”及“中印反击战”的有关报道中有一些肤浅的了解,在大脑中所勾勒出的一些模糊轮廓就是“原始落后”这四个字的缩影,每当人们的话题提到西藏时,眼前便呈现出一张张幽黑的脸,及弯着腰,低着头,吐着舌头的农奴镜头,  这就是旧西藏给我们留下的黑暗印象。

 

    但自从这次上西藏执行军事科研课题的调查任务后,一路行来,我们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一切,却完全颠覆了原来在我们大脑中储存的印象,解放后的新西藏,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在全国各地的扶持下,已发生了突飞猛进,翻天覆地旧貌变新颜的巨变,在藏区各地,除了再也看不到旧中国奴隶制社会时期各种黑暗的阴影外,更看不到电影中农奴们在农奴主面前弯着腰,低着头,吐着舌头表示屈服的屈辱镜头了,如今翻身当家作了主的新时代藏民们,一个个精神焕发,扬眉吐气的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脱温饱,奔小康,繁荣昌盛的新景象一年更比一年强,翻身农奴把歌唱:“毛主席红太阳,救星就是哪共产党………”这就是今日新西藏的新形象。

 

 

  以达赖喇嘛为首的一小撮“藏独份子”煽动群众,妄想把西藏自治区再“独立”回到旧中国时期的奴隶制社会中去,真是痴心妄想!不仅全中国人民不答应!绝大多数的西藏翻身农奴们也绝不会再屈服的回到吐舌,弯腰,抬不起头的屈辱时代,

 

 

 

  自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在我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藏官兵及广大热爱新中国的藏族群众共同配合下,粉碎了一次又一次的“藏独叛乱”事件,

 

   西藏,在我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的钢铁长城佑护下,将与全国各地与时俱进的建设出更加美好辉煌的明天!

 

   我们工作组第一轮的科研调查任务就要到此结束了,但这仅仅是个前奏曲,我们还将继续在今后的几年中,选择不同的季节再上高原,去完成我们未完成的光荣使命!任重道远,虽然在高原工作十分的艰辛,但为了高原官兵的健康需求,我们将义无反顾全心全意的为高原官兵服务!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强军就是强国!军队弱了就得挨打受屈辱,军队强了,就能佑我中华国泰民安!我们当年屡上西藏执行的战略任务,就是为了提高我高原部队的身体素质而行,现如今三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们边防部队官兵的身体素质及各方面的生存条件,也是旧貌变新颜发生了质的飞跃,这其中,就包含着我们当年屡上高原搞科研调查的辛勤付出,我们为此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欣慰!  

 

  此行西藏,曾经一度神秘的西藏对我们而言,已不再哪么神秘,为了完成神圣的使命,我们在西藏高原各个边防点上来回奔波数千里,

 

   我们已看惯了高原的风光,听惯了草原上的牛羊声,

 

 

 

 

 

    接送我们的军航呼啸着冲向蓝天,载着我们向成都大本营飞去。

 

 

 透过飞机的舷窗,我们依稀可见哪熟悉的河流山川,雪山草原。

 

   西藏是我们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神圣领土,也是全中国人民都向往的地方,在这片古老而又神秘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美丽的风光!哦!别了西藏,别了!布达拉,我们很快又会回来的!回来继续完成我们未尽的职责。

 

 

   岁月匆匆,物是人非。三十几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久别了的西藏高原现如今已是更加炫丽辉煌,对哪片神秘土地的深深眷恋之情,始终在我大脑中不断的回响着,心中常常骚动着一个再上西藏高原去看看的愿望,在此,我特相约当年和我一起上高原的战友们,今生如果我们还有缘,再一起去了这个心愿,待到草原最美的季节,我们再一起上高原,去看哪青青的草,去看哪蓝蓝的天,看哪白云悠悠的飘,还有雪山和草原,再到当年我们去过的边防线,看看边防官兵们哪一张张健康的笑脸,我们相约一起上高原,去寻找我们当年的足迹和哪些美好的回忆,以了结我心中多年的思念。


 

                        





 

 
 


发稿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服务项目 | 网站留言 | 网站管理
  四川省建设投资服务中心  版权号:21-2009-L-(6198)-0144  蜀ICP备13023983号-1
总访问量:
军旅岁月微信公众号